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帝丹神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自保





        來人正是夏昊空。
        夏昊空相貌英俊,屬于那種風流倜儻的人物,雖然嘴碎了點,但是言談舉止很有名門弟子的風范,在五人小隊里面和衛長風的關系最好。
        平常除了組隊下九幽之地狩獵妖獸之外,他經常趁著閑暇的功夫,帶著莫問過來竄門,大家一起喝酒聊天很是打發了不少無聊的時光。
        不過現在的夏昊空,顯然不是來聊天的,而且也沒有帶著形影不離的莫問。
        他的樣子狼狽極了。
        身上的衣衫被撕扯得不成樣子,臉上手上血跡斑斑,發髻散亂看起來像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無比的戰斗,臉色更是蒼白。
        看到夏昊空這副模樣,衛長風不由驚問道:“出什么事了?”
        “煞潮,煞潮爆發了!”
        夏昊空像是逃命般沖入石窟之中,不住喘息著,然后氣急敗壞說道:“我的哨位失守了,密道里也有不少的煞獸和妖獸,這次真的完蛋了!”
        煞潮!
        衛長風的心驀地往下一沉。
        風魔洞連通著九幽之地,因此所有的煞獸以及大部分的妖獸都是來自九幽之地,只是在正常情況下,它們出現的數量并不多。
        但是風魔洞里每年都會有一次或者幾次煞潮爆發,大量的煞獸和妖獸會侵入到礦洞里面。因此十分的危險。
        云海門在礦區以及礦洞里派駐高手強者以及宗門武士,還有將犯錯的弟子發配到里面看守風眼哨位,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應對這樣的局面。
        如果沒有宗門的保護。入侵的煞獸和妖獸完全能夠橫掃整個礦場,將礦工和礦師通通殺個干凈。
        然而作為衛長風和夏昊空等弟子來說,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煞潮出現!
        “莫問師兄呢?”
        衛長風雖驚不亂,沉聲問道:“他那邊情況怎么樣?”
        夏昊空都棄守哨位了,情況肯定非常嚴重。衛長風雖然有心理準備,還是不免為其他同門感到擔憂。
        說到莫問,夏昊空的眼圈都紅了:“不知道,我想過去但被煞獸阻擋住了,所以只能朝你這邊來,也不知道莫師弟他...”
        他和莫問不僅僅是同門師兄弟。兩人之間的關系極好,雖然性格迥異,卻比親兄弟還有親上幾分,平時都經常在一起。
        “我們一起去!”
        衛長風當機立斷地說道:“不管如何,都要把莫師兄救出來!”
        “可是...”
        夏昊空非常感動。說道:“我怕他已經遭遇不測了,那邊的煞獸太多了!”
        他是非常擔心莫問,但也不愿意牽累到衛長風。
        衛長風搖搖頭說道:“不見到尸體,就不能說死,我們走!”
        話音剛落,他提起斬邪劍朝著密道掠去。
        “讓我來帶路!”
        夏昊空咬咬牙,趕緊跟著衛長風行動,邁開腳步搶在了前面。
        他不顧危險跑到衛長風這里來。原本也有想救莫問的意圖,只是糟糕的局勢讓他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畢竟在生和死的面前,人都是自私的。
        但是衛長風的決定出人意料。讓他又是感動又是羞愧!
        “先等等!”
        剛剛來到密道之中,衛長風伸手拉住了夏昊空。
        他將自己的五階生元丹倒出兩枚遞給對方,說道:“先服一枚,撐不住再服!”
        夏昊空也不問是什么丹藥,一把抓過來立刻吞服了一枚。
        他相信相信衛長風的人品!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還是衛長風的丹藥足夠強大。這位青冥弟子瞬間感覺自己力量猛增,不由加快速度朝著莫問看守的哨位沖去。
        他的信心。又重新回來了!
        而此時此刻,在風魔礦洞上層的風巢里。礦洞總管蔣卓卻是毫無信心。
        連接法陣的影壁上,到處是跳躍的紅點,少數的白點已經被徹底包圍,如同風暴中飄搖的小船,隨時都有傾覆湮滅的可能!
        而且還有更多的紅點,正在礦洞各個地方蔓延,甚至沿著密道朝風巢逼近!
        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蔣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在接管風魔洞之前,他就知道這里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遭遇煞潮爆發,心里其實并沒有太當回事。
        因為在礦場和礦洞里外,駐守著不少宗門的高手強者,他自己也是先天境界的強者,加上風魔礦區距離山門并不是很遠,隨時都能得到宗門的支援。
        但是蔣卓萬萬沒有想到,煞潮爆發會來得如此突然和猛烈,快到讓他完全措手不及的地步,缺乏經驗的弱點一下子暴露了出來。
        “看守礦區的林長老怎么還沒來?”
        他焦躁無比地低吼道:“還有那些武士,他們人都到哪里去了?”
        發現情況不對之后,蔣卓就在第一時間通知了地面礦場駐守的宗門長老,后者所擁有的實力比風巢要更強,僅僅凝氣境界的宗門武士就多達上百。
        守在旁邊的陳泰清連大氣都不敢出,喃喃地說道:“林長老應該帶人下來了,不過他們首先要救出礦師,然后再會輪到我們這邊。”
        在大山地脈中采掘礦藏絕不是簡單的事情,不是說組織起人手進行挖掘就完事了,其中設計到很多的門道,比如尋找礦脈、開辟礦道、指揮采掘、鑒定品相等等都很有講究。
        能夠完成這些任務的,就是礦師了。
        礦師通常由資歷極深的礦工擔任,他們的經驗最為豐富,知道在哪里挖掘最為合適,知道如何避開水脈防止礦道潰塌,是礦洞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正是因為如此,駐守礦場的宗門高手,在爆發煞潮的第一時間要用來救援困在礦洞里面的幾十名礦師,順帶再救出礦工。
        至于風巢以及看守風眼哨位的弟子,那只能自救或者堅守到新的援軍到來。
        說句誅心的話,這些弟子死得起,而礦師死不起!
        作為礦洞總管,蔣卓其實也明白的,只是事到臨頭,他也不免慌亂起來。
        “那我們該怎么辦?”
        正在這個時候,一名宗門武士踉踉蹌蹌地沖進風巢,大聲說道:“總管大人,密道那邊...快...快守不住了!”
        “廢物!”
        蔣卓的心情正糟糕,頓時變得更加惡劣,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他娘的都是廢物,十幾個人過去都守不住,你們干什么吃的?”
        他的前任關雄飛看守礦洞這么久,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大問題,如果到他這里出了事,后果實在無法想象,至少無能這個評價是逃不過了。
        在這個時候,這位礦洞總管都有點后悔將風巢里的老手都排擠掉,否則以他們的經驗,局面不至于如此糟糕。
        但是現在說什么后悔都晚了,蔣卓猛一咬牙,沉聲吼道:“讓人都撤回來,放斷龍石,然后全力防守礦道入口!”
        那名宗門武士愣了愣,問道:“總管大人,要是放了斷龍石,那些看守哨衛的弟子怎么辦?”
        風巢有單獨的通道連接各個哨位,平常用來運送補給,關鍵時刻也能隨時派人到危險的地方進行支援,是風魔洞里最重要的密道之一。
        所以在出口的地方設有機關,一旦遇到最糟糕的情況,那就放下萬斤重的斷龍石來徹底封堵住密道,防止煞獸或者妖獸通過密道殺入風巢之中。
        但是斷龍石一旦放下,駐守在下面的弟子就被切斷了退路。
        因此這是最后的手段!
        “他們都已經完蛋了!”
        蔣卓雙眼赤紅,一副要吃人的模樣:“再不想辦法,我們自己都保不住!”
        他決定放棄密道,雖然有局勢惡化需要自保的原因,同時也想著要借機解決掉自己看不過眼的那幾個人,包括那名天樞閣死士。
        蔣卓見到那個人就心煩意亂,有種被*裸羞辱的感覺,所以巴不得他和衛長風同歸于盡才好!
        “快去啊,還愣著干什么!”
        這位礦洞總管沖著那名報訊的宗門武士大聲咆哮道:“沒聽見我的話嗎?”
        后者頓時嚇了一大跳,趕緊連連點頭退了出去。
        僅僅過了片刻,轟隆隆的響聲從外面傳來!
        這個聲音代表著機關已經發動,密道里的斷龍石正在被放下,密道即將切斷。
        蔣卓頹然坐在了椅子上,額頭上滲出了點點汗水。
        他現在想的并不是那些被困在下面弟子的安全,而是如何將這件事情給抹平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至于影響到自己在宗門里的前程。
        至于衛長風...還是去死吧!
        蔣卓的臉上不由泛起了一絲獰笑,仿佛看到了衛長風凄慘的下場。
        忽然之間,謝放那張沒有表情的臉龐在他腦海里突然出現。
        蔣卓嚇了一跳,但是神情很快變得狠厲起來。
        他畏懼謝放的實力,不等于就沒有辦法和謝放對抗,哪怕是青冥峰最年輕的長老,宗門里面也有的是能壓過后者的大人物在。
        他蔣卓只要牢牢抱住其中一條大腿就行了。
        再者說了,衛長風是死在煞潮之中,跟他蔣卓又有什么關系呢?
        死得不僅僅只是衛長風一個人!
        想到這里,蔣卓的笑容再次浮現,帶著得意之色!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