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六章 醉不休


        千紫湖不大,背靠皇宮,南岸建了一座伏波園,周圍盡是內官廨舍以及僧寺道觀,許多建筑尚未完工,遠遠望去,能看到渺小的人影在高高的架子上緩緩移動,呼喝聲隱隱傳來,那是地面上的民夫在齊力運送木石沙土。

        誘學館不只一門名實之學,幾名學究帶領近百名學生等在湖邊的草地上,一個時辰之后才獲準進入伏波園,從這時起,師生個個屏息寧氣,緊跟前面的腳步,連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伏波園里排列著大量士兵,盔甲耀日,刀槍攝魂,一群讀書人走在其中,無不戰戰兢兢。

        園內另是一番景象,紅墻碧瓦,草木掩映,看不到也聽不到對岸正在勞作的民夫。

        眾人被引至一片空地上,幾位學究有小凳可坐,學生們只能站立,還不能亂動,早在出發之前,就有學究提醒他們,少喝水,提前解手,到了千紫湖伏波園,可沒有讓他們方便的地方。

        園中景色頗佳,看久了也覺膩煩,學生們開始小聲交談,就這樣又等一個時辰,天色堪堪將黑,終于有人過來傳令,帶領眾人進入一座極寬敞的大廳。

        這次等得不久,絲竹聲中,有人高聲宣告太子殿下到來,命眾師生下跪恭迎。

        皇家規矩多,好在每一步都有人指引,就連何時抬頭、何時起身,都說得清清楚楚,再由幾位學究領頭,學生們照做即可。

        叩見儀式結束,甲等三人被喚到前方,接受太子的慰勞,其他學生終于有機會偷看一眼太子。

        太子是個六七歲的孩子,瘦瘦小小,坐姿倒還端正,臉上沒什么表情,目光茫然,像是第一次來窮親戚家做客的小孩兒,面對太多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太子全程不開口,替他說話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文士,據稱是東宮舍人,叫梁升之,樓礎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很快想起來,此人是梁太傅的孫子,曾想帶兵前往并州平亂,被大將軍給否決了。

        甲等三人將自己的文章當眾誦讀一遍,東宮舍人梁升之提出幾個問題讓三人解答,前后不到兩刻鐘。

        重頭戲是接下來的宴會,這時外面天色已暗,多名仆役魚貫而入,按次序排放桌椅,眾師生磕頭謝恩,隨后分別入座,學究一人一桌,學生兩人一桌。

        美酒佳肴像變戲法似地出現在桌子上,學生們早已饑腸轆轆,卻只敢偷咽口水,絕不敢亂動一下。

        梁升之守在太子身邊,舉杯號令,第一杯酒祝愿天下太平,第二杯酒祝愿皇帝與皇后福壽無疆,第三杯酒祝愿太子殿下日新月異。

        恰在眾人喝第三杯酒的時候,太子打了一個哈欠,這不能怪他,一百余名成年人興高采烈地喝酒,只有他無聊地面對一杯清水。

        頭三杯酒只是開始,很快,師生按照順序輪流上前祝酒,人數不等,或單獨一人,或三五成群,從起身那一刻起,就得遵守諸多規矩,寬袖要垂得恰到好處,雙臂不可有明顯的抖動,可以不用下跪,雙腿叉開站立,上半身筆直彎下,手中的酒絕不能因此傾灑,祝酒詞可以長篇大論,但不允許與前人重復……

        仍由梁升之代太子回話、喝酒,太子頂多點點頭,或是哦一聲,偶爾喝口水,桌上的菜肴一樣不動。

        樓礎與一群學生共同上前祝酒,每人說一句感恩戴德的話。

        所有人輪過一次之后,太子起身,舉起手中的水杯,還敬眾人,隨即告辭,由梁升之代為款待誘學館師生,當然這些話還是從梁升之嘴里說出來,太子只字未吐,走的時候腳步輕快。

        太子離開,廳中的氣氛更活躍些,梁升之也不再代表太子,與幾名東宮官吏走入眾人當中,把酒言歡,漸漸地,大家也都放開,離開自己的座位,四處敬酒,笑語喧嘩,再不用守什么規矩。

        樓礎要看管書箱,因此沒喝多少,那邊的聞人學究不勝酒力,太子離開沒多久,他也起身準備告辭,被數人硬生生按下,多喝不少。

        終于能夠起身時,聞人學究已是腳步踉蹌,樓礎急忙背起書箱,從人群中間跑過去攙扶。

        “老啦,老啦。”聞人學究感嘆道,“力不從心矣,不能再喝,真的不能再喝了……”

        伏波園給眾人安排了住處,梁升之親自送到門口,命外面的一名雜役送聞人學究去房間休息。

        夜色如水,雜役提著燈籠走在前面,樓礎攙扶聞人學究跟隨在后,雖已入秋,園中香氣不減,一陣一陣地鉆到鼻子里。

        到了住房,聞人學究卻無睡意,堅持要到湖邊待會,雜役指明路徑,臨走時提醒道:“太子殿下今晚也住在這里,兩位可以去前面的亭子里坐會兒,切不可亂走,沖撞到巡夜侍衛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湖邊確有一座亭子,地勢比別處稍高,站在里面感受涼風習習,倒也愜意。

        聞人學究面朝湖面,良久不語,樓礎只是一名弟子,自然不能隨意開口,默默地站在學究身后。

        湖對面燈火通明,卻不是在舉行宴會,而是眾多民夫在連夜趕工。

        “天下太平……”聞人學究喃喃道,“何其幸運,我竟能看到這太平景象,此生足矣。”

        樓礎必須接話,“紛紜百年,英雄輩出,唯我天成朝得以一統江山,以此看來,興衰皆由天定,非人力也。”

        聞人學究笑了一聲,轉身坐在石凳上,抬頭看著樓礎,“若無人力,誰起的高樓?誰奏的絲竹?誰貢的衣食?”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無天定,高樓會塌、絲竹會亂、衣食會缺。”

        “哈哈,我就喜歡聽年輕人說言不由衷的話,看你們一點點成長。”

        樓礎臉上一紅,正要為自己那幾句套話辯解,亭外有人大步走來,人未到聲先至,“哈哈,聞人先生果然說謊,不勝酒力竟是騙人的。”

        聞人學究起身相迎,笑道:“不勝酒力是真的,只是我解酒的法子與別人不同,非得尋一個開闊地帶一舒胸臆。”

        梁升之將酒壺、酒杯放在桌上,“既然胸臆舒展開,想必又能再喝幾杯。”

        “梁舍人追送杯酒,老朽不敢不從。”

        樓礎行禮,準備退下,梁升之卻將他攔下,“相請不如偶遇,我這里還有杯子。”梁升之真從懷里又取出一只酒杯。

        “叨擾。”樓礎只得留下,放下書箱,執壺斟酒。

        梁升之趁興而來,喝下一杯之后卻沒了興致,按住酒杯,示意不想再喝。

        三人都不開口,默坐多時,梁升之突然開口:“我仔細想過,秦州必然生亂,并州更有大患。”

        “哦?”聞人學究輕輕地回了一聲,樓礎則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在一邊靜聽。

        “蘭將軍驍勇無敵,可秦州之亂并非源于造反,而是連年饑荒,加之官吏侵暴不已,逼使良民揭竿而起,平亂應以撫代剿,朝廷卻以蘭將軍之勇撲蜂起之賊,無異于火上澆油。并州形勢恰好相反,只是一邊郡聲言造反,當以猛將一舉滅之,朝廷卻委任從未帶過兵的……”

        聞人學究打斷梁升之,“忘了介紹,這位是誘學館弟子,姓樓,名礎。”

        “后生樓礎見過梁舍人。”樓礎起身拱手。

        梁升之笑道:“樓姓不多見,是大將軍的公子?”

        “大將軍不肖子,行十七。”

        “正好,你回家之后替我轉告令尊,秦、并兩州亂事不止,責任都在他那里,沈并州心懷不軌,希望大將軍真不知情。”

        “你也喝多了。”聞人學究提醒道。

        梁升之騰地起身,走到欄邊向湖面遙望半晌,冷笑道:“大將軍以為天下人都是瞎眼,我非要讓他知道,朝中還有人看得清清楚楚:并州郡縣造反是假,沈牧守借機擁兵為真;秦州剿匪是假,殘破人心,給沈牧守留一戰之地為真。”

        聞人學究不吱聲了,樓礎道:“真假自有公論,大將軍忠貞為國,卻是人所共知。”

        “嘿,無知小兒,你懂什么?大將軍真有想法也不會與你商量,天下若是大亂,你們樓家就是罪魁禍首。可惜執政諸公不是目光短淺,就是畏懼大將軍權勢,個個閉口不言,以至養虎為患。”

        梁升之越說越怒,突然轉身,隨手抓起酒杯擲在地上,厲聲道:“梁家雖然勢衰,忠心不改,轉告大將軍,請他謹守宮門,我若得見陛下,必要以死進諫,揭穿他的陰謀!”

        梁升之怒氣沖沖地大步走出亭子,甚至沒向聞人學究告辭。

        “他真的喝多了。”聞人學究道。

        “嗯,即便他說的是真心話也無所謂,我根本沒辦法將這些話轉告給大將軍。”

        “梁舍人本來一心想帶兵去并州平叛,受阻之后心情不順。”

        “梁舍人……有幾分像是帶過兵的人。”

        “他只是脾氣大些,自視甚高,以為文武雙全,哪里真帶過兵?朝廷不選他去并州,也是有道理的。”

        樓礎點點頭,不知該說什么。

        聞人學究緩緩起身,嘆道:“才不過太平二十多年啊。”

        “天下已定,太平盛世還長遠著呢。”樓礎勸道。

        “盜賊易平,民心難復,有一篇‘用民以時’寫得好,針砭時弊,恰中要害,若不是后面幾條狗尾續貂,本該名列甲等。”

        樓礎沒敢回話。

        聞人學究看向弟子,雙眸在黑暗中微微閃光,“你本是無為無欲之心,最近卻有蠢蠢欲動之意,究竟是怎么回事?”

        樓礎心中大驚,忙拱手道:“弟子……弟子前途無望,為此心動,別無它意。”

        “來,我給你講講什么是‘循名責實’,好讓你知道自己的漏洞在何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