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勸帝


        (求訂閱求月票。)

        唐為天緊緊盯著夕陽,余暉剛一消失,他扎緊腰帶,也不騎馬,帶著一包干糧悄悄離開,沒告訴任何人,跑出數里之后,才向東都城里小聲道“大都督,你自己小心,你若是真的命大福大,我還給你當衛兵。唉,神棒我帶走了,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你的福運?”

        徐礎趕回營地的時候,唐為天剛走一小會,已經沒人能追上他,徐礎也不打算追,雖然義軍即將進入東都,他卻不想讓王顛率吳軍趕來相會。

        “一個時辰?”寧抱關望著夜色中的城池,“外面的官兵隨時會到,一旦讓城里人知道援兵將至……那可真是煮熟的鴨子又飛啦!”

        “大將軍一生所勝之戰,莫不是事先對敵人了若指掌,因此能夠直擊要害,所謂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一旦知己而不知彼,大將軍就會變得過于謹慎,秦州之戰即是明證。若我猜得沒錯,大將軍雖急行返回東都,數十里外必然停下,派人過來查看情況之后才敢上前。義軍只要能守住消息,別讓城里人知曉,東都自會按時投降。”

        “你確信他們一個時辰之后真會投降?”

        “我以項上人頭擔保。”

        寧抱關微微皺眉,“東都果真不降,我要你的人頭又有何用?約定投降的人是誰?”

        “費昞。”

        “嘿,殺我愛將的時候,他可沒有投降的意思。”

        “我曉以大義,勸他以滿城百姓為重,他才愿意獻城。”

        “既然如此,又何必等一個時辰?”

        “皇帝與太皇太后都已逃走,宮中只剩太后一人,費昞需要些時間勸說太后。”

        “東都危在旦夕,他還聽一個女人的命令?”

        “城中官多,無旨不敢擅自行事,太后雖是婦人,皇帝與太皇太后不在的時候,她的話就是旨意。”

        “怪不得天成會亡,我若是不在,也是手下將軍做主,絕不允許婦人插手。”

        徐礎笑笑,沒說什么。

        寧抱關多派斥候,去打探返程官兵的行蹤,“一有消息立刻回來,東都要么提前投降,要么我派人硬攻上去。”

        徐礎插口道“義軍的確要做兩手準備,攻城梯要重做一批,不求多,務求穩固。”

        寧抱關點頭,“的確,義軍平白損失一員大將。唉,為什么大家都說魯寬是你害死的?”

        徐礎一愣,“魯將軍自己請纓登城,自己摔下梯子,從頭到尾我沒說過一個字,怎么會賴到我頭上?”

        “好像也跟婦人有關,我沒細聽。”

        “哦,魯將軍昨日功勞最著,行軍路上,我將馮菊娘賜予他為妻,所以……”

        寧抱關大笑,“原來如此,婦人都是禍水,若非為了生兒育女,離得越遠越好。魯寬死了,接下來吳王要小心。”

        “不管馮菊娘是不是禍水,我都不會留她在身邊。”

        “嗯,吳王雖然年輕,卻能不為女色所惑,是個真英雄。梁王就差一些,軍中傳言,他對馮氏早有心事……”

        徐礎不愿聽寧抱關的挑撥,拱手道“寧王可否借一步說話?”

        寧抱關微笑道“可以。老實說,每次看到你,我都不相信你曾親手殺死萬物帝——沒準萬物帝自己也不相信,所以才會栽到你手里。”

        徐礎也不辯解,一笑而過,前頭帶路,走到一塊空闊無人的地方。

        寧抱關猶豫一下,大步跟上,沒帶衛兵。

        徐礎拱手道“即將奪得東都,寧王進城之后有何打算?”

        “我現在只關心后面,不想前面。”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寧王乃一軍主帥,總得想得長遠一些。”

        寧抱關微微瞇著雙眼,“讀書人鬼心眼子多,我知道你想說什么。”

        “該是想這件事的時候了。”

        寧抱關走開幾步,伸手扶住一根標桿,嘴里嘖嘖有聲,像是在用舌頭努力剔除牙縫里的食物殘渣,良久之后,他轉身道“說吧,讓我聽聽。”

        “寧王應當盡快稱帝,以安天下之心。”

        “咱們一塊奪下東都,我是吳越王,你是吳王,為什么你自己不稱帝,卻要勸我?”

        “非我不愿,實不能也。寧王起兵秦州,深得降世軍將士愛戴,稱帝之后,縱有人不滿,以寧王之雄韜偉略,麾下兵多將廣,自能守住帝位。我稱王不過寥寥數日,麾下將士盡是荊州與江東人,與我交情尚淺。我之稱王,雖得其名,未得其實,因此只能自稱執政王,如何敢于稱帝?今日稱帝,明日殞身,于我有何好處?”

        “嘿,誰稱帝誰就是大家的目標,降世王第一個不會同意,晉王更不會奉我為主,你怕殞身,我也怕。”

        “寧王若是因懼而不稱帝,我沒什么可說的。東都人今晚獻城給義軍,我與寧王明日獻城給降世王、寧王便是。”

        “慢著,你再多說一點。”

        “寧王稱帝有三大便利一則東都城池完好,以寧王之兵,借助城中百姓、糧草,堅守數月不成問題,降世王與晉王糧草將盡,入春之前,不得不退兵,是戰是和,皆由寧王決斷;二則諸王當中,寧王威望最高,義軍投奔者必然前后相繼,降世王、晉王不待糧盡,就得退兵;三則四方擾亂,先稱帝者必得人心,寧王若能大赦天下,九州過半郡縣可傳檄而定,大勢一成,天下再無敵手。”

        “你說三大便利,我說三大不利吧第一,我部中精銳借給了晉王,帶來的將士大都是梁、晉二王借給你的人,我用著不順手;第二,論威望,我不如降世王,秦州人的確敬佩我,愿意當我的部下,可是若說到稱帝,他們還是會支持降世王;第三,天成皇帝跑了,有他活著一日,我怎么著也是個假皇帝,得什么人心?”

        徐礎笑道“三大不利皆可轉為便利。寧王騎兵雖借與晉王,領兵者仍是寧王親信,以羅漢奇之忠,必然帶兵進城與寧王匯合,至于咱們帶來的梁、晉將士,進城之后許以重利,可令他們不再思念舊主。降世王威望雖高,但是假借神力,手里有一根殺皇滅帝棒,如何能稱皇帝?寧王可稍加辭色,奉降世王為活佛,反而更得秦州人歡心。天成皇帝還活著,對寧王是威脅,對其他各支義軍同樣也是威脅,以討伐皇帝為名號,寧王正可合并義軍,擴大勢力。”

        寧抱關輕輕搖頭,“你等我再想想,這件事不可草率。已經說好了,東都歸降世王,我去江東……你小子不是騙我留在東都,自己去江東扎根吧?”

        “寧王若是稱帝,我自當留下輔佐,以求從龍之功,就算要去江東,也是天下平定之后,寧王許我去江東。”

        “嘿嘿,天下平定,說得倒是好聽。”寧抱關臉上露出笑意,慢慢地,笑意隱去,“不行。”

        “寧王還有什么憂慮?”

        “稱帝這種事,你一個人勸我沒用,什么時候羅漢奇也來勸我,諸將都覺得我該當皇帝的時候,時機才算成熟。”

        “寧王想等時機成熟,別人卻未必肯等。諸王皆入東都之后,必有一場爭奪。”

        “晉王和梁王想殺我,對吧?”

        “這話我不敢說。”

        “不用裝了,你肯定知情,那兩人怎么可能不拉攏你?晉王是個聰明人,可梁王沉不住氣,最近幾天每次見我時,神情都不對勁兒,但他沒膽子殺我,必要投靠晉王,而你,終歸要跟我奪江東。”

        寧抱關握住刀柄,冷冷地盯著徐礎,沒注意到自己的一名衛兵站在遠處,欲進不進。

        “我想要江東,卻不一定非要與寧王爭奪,寧王若得天下九州,何必在乎東南一角?”

        寧王冷笑,松開刀柄,“我暫且信你一次,但談話到此為止,稱不稱帝、何時稱帝,是我的事,我一個人做主,用不著別人攛掇。”

        “只有稱帝的野心可不夠,寧王若想讓天下人奉你為新主,需早早做出表率。”

        “什么表率?”

        “善待東都士民,以籠絡天下人心。”

        “嗯?”寧抱關露出一絲疑惑,“那我拿什么善待手下將士?大家等著分東西呢。”

        “東都權貴逃得倉促,留下金銀財寶無數,足夠用來分賞將士。”

        “諸王若是都進城,可就不夠了。”

        “所以我才勸寧王獨占東都,而不是與諸王分享。”

        寧抱關越發疑惑,“你這是怎么回事?突然對我說這些話,這可不像……過來!”寧抱關喝道,終于看到那名衛兵。

        衛兵匆匆跑來,“寧王,探子有信兒……”

        “官兵來了?”寧抱關最在意這件事。

        “沒有,還沒看到,可探子發現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

        “城里的人好像在大批逃亡。”

        “往哪逃?”

        “除了咱們對著的城門,各個方向都有人往外跑,據說南邊最多……”

        寧抱關怒視徐礎,“你敢騙我!”

        “我不敢騙寧王,所言皆是真心,請寧王三思。”

        “三思個屁,我……”寧抱關罵了幾句臟話,拔出刀,惡狠狠地盯著徐礎,突然轉身走開,大聲道“進城,所有人立刻進城。”

        幾步之后,他向衛兵道“帶上吳王,不錯眼地盯著,他若跑了,你拿命來還!”

        徐礎望向東都,喃喃道“費大人,這是我的回答。”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