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助人


        周元賓肩負重任,要鞏固沈家與賀榮部建立多年的友情,他本以為這是一件輕松的任務,雖然雙方曾有過“誤解”,賀榮騎兵一度意欲偷襲晉陽,可是周元賓趕到之后,問題很快解決。

        周元賓認識幾乎所有的賀榮部大人,與其中一些人是很近的親戚,他小時候的一些玩伴如今位高權重,仍當他是自己人。

        不必說,還有諸多嫁過來的沈、周兩家的女兒,周家更多一些,她們都愿意給“娘家人”撐腰。

        周元賓信心滿滿,可是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令他心生疑竇。

        “我原以為賀榮部會直取漁陽,再下鄴城,一舉攻占整個冀州,然后與并州軍齊頭并進,可是入塞以來,單于卻遲遲不肯發動攻勢,停在這里已經兩天了!還有,單于去見皇帝,我以為會順勢將皇帝挾持過來,畢竟鄴城沒剩多少兵力,可單于卻只帶回一個小孩子,還邀請皇帝明天前來相會。”

        周元賓越想越不對,總覺得在單于的強硬背后,似乎隱藏著與天成和解的意圖。

        想了解單于的真實想法,當然要問他的枕邊人。

        周元賓向七妹詢問,得到的回答是無需擔心,單于虛與委蛇,最終還是會將天成皇室徹底消滅,只與并州一家結盟。

        周元賓稍稍放心,睡了一宿之后,他又感覺到不安,這回他找來七妹身邊的侍女——侍女也是周家的婢女,父母還在晉陽,書信來往、禮物交換都要借助周元賓,因此對他十分感激。

        就是這名侍女透露傳言,她自己并未親耳聽到,而是聽別的賀榮女奴說起,大妻曾向單于說起天成朝廷的種種好處。

        “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她明明是周家人,也是沈家人,賀榮部與并州結盟,對她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世上會有這種人嗎?胳膊肘往外拐,不幫娘家,卻暗中投靠不相關的人家?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徐礎一直靜靜地傾聽,偶爾點下頭,或者嗯一聲。

        周元賓沉默一會,繼續道:“然后我想起徐公子那句話,老單于是怎么死的?我之前也曾想過這個問題,總以為是某個覬覦單于之位的人搞鬼,強臂單于沒有明確證據,又不愿令部族分裂,所以放此人一馬。再仔細一想,忽然發現:老單于之死,兩方最受益,一個是強臂單于,這個不用說了,另一個是鄴城的天成朝廷,借此輕松擺脫掉深入冀州的賀榮騎兵,本應是一場大危機,卻化于無形。”

        徐礎還是點頭。

        周元賓道:“到這我就想下去了,我已經說了這么多,徐公子也該透露一點了吧,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徐礎微微一笑,“抱歉,我不能對你說。”

        周元賓不悅,“徐公子是瞧不起我嗎?還是嫌我只續你三日性命,這不能怪我,平山雖然與我很熟,但他這個人比較高傲,除了單于,人人都得讓他三分,他能給我這分面子,已算是天大的人情,絕不是為了那些牲口。”

        “周參軍誤會了,我是擔心你的安全,因此有些話不能對你說。”

        “怎么,你怕我遭到暗害?”周元賓笑了一聲,“最壞的結果,無非是單于決定與天成朝廷結盟,那他也不會殺我,頂多強迫我接受事實。”

        徐礎搖頭。

        “徐公子不會在暗示七妹吧?她更不會,我若死在這里,哪怕不是她殺的,她也沒法向晉陽的家人交待,絕不可能。”

        見徐礎仍不開口,周元賓越發不滿,“徐公子,不讓你說話的時候,你非要搶著說,請你說話的時候,你卻惜字如金。營中這么多人,親戚、朋友我都不找,專找你商量……”

        “我擔心的是晉王。”

        “嗯?”周元賓愣住了,“關晉王什么事?”

        “我先不多說,給周參軍兩條提醒吧。”

        “請說,徐公子的提醒條條價值千金。”

        “嘿,也沒那么貴。第一條,去向單于大妻解釋,你為什么要從賀榮平山手里將我救下來,別讓她生疑。”

        “這個我已經想到了,就用晉王來信搪塞。第二條呢?”

        “第二條,立刻安排我與晉王見面,讓我們當面交談,省去諸多麻煩。”

        “徐公子讓我糊涂了,晉王還沒趕到,我便是神仙,也沒法安排你們立刻會面啊。”

        徐礎笑道:“周參軍就做一回神仙吧。”

        周元賓面露不滿之色,可是過了一會,臉上的冷淡逐漸緩和,變成了半信半疑,“徐公子……聽說什么了?”

        “周參軍在浪費時機,你雖續我三日性命,單于決定與誰結盟卻不會拖上三日,明天皇帝來訪,必有結果。除非立刻見到晉王本人,我什么都不會向你透露。”

        周元賓越顯困惑,好一會才道:“你在這里坐會兒——我可沒說晉王就在這里,但是我得打聽一下,或許……”

        周元賓離去,很快回來,“請徐公子隨我去見一個人,他或許能讓徐公子開口。”

        “好。”徐礎也不多問,起身隨周元賓出帳。

        兩人迤邐走出兩三里,常有人過來查看,見到周元賓,立刻放行。

        周元賓指著不遠處的一頂帳篷,“那是右青侯賀榮拔山的住處,他想見你。”

        “拔山、平山……他們是兄弟,還是賀榮部的大人都起這種名字?”

        “徐公子先關心自己吧。”周元賓輕輕一推,看著徐礎走過去,他沒有跟隨。

        帳篷里點著燈,一人正坐在毯子上等候客人。

        徐礎進來之后仔細看了一眼,笑道:“大哥改名字了?”

        那不是賀榮部的右青侯,而是貨真價實的沈家謀士劉有終。

        即便是同在東都時,兩人也有一陣子不互稱兄弟了,徐礎叫出“大哥”,劉有終當即改稱“四弟”,絲毫不覺得別扭。

        劉有終笑道:“事發突然,不得不用這種方法與四弟見面。四弟請坐。”

        徐礎不肯坐。

        劉有終又道:“晉王真的不在營里,他被并州的一些事情所耽擱,還在趕來的路上。”

        徐礎這才上前坐到對面,“大哥來多久了?”

        “賀榮人入塞時,我正好趕來與之匯合,比四弟早了幾天。”

        “大哥聲名傳于四海,所以不愿讓單于知道?”

        “呵呵,我的確用了假名,是想暗中觀察賀榮人的動向,實不相瞞,晉王早就懷疑新單于未必真心與并州結盟。對了,四弟怎么看出周元賓破綻的?他沒想通,我也是。”

        徐礎笑道:“我若說實話,大哥千萬不要告訴周參軍。”

        “當然,這是咱們兄弟間的秘談。”

        “周參軍沒那么聰明。”

        劉有終微微一愣,隨即大笑,“是我的錯,教給周元賓太多話,卻忘了許多事情是他想不出來的。”

        兩人閑聊一會,劉有終不急,徐礎更不著急。

        說起并州形勢,劉有終頗為得意,“并州郡縣皆已效忠晉王,上下一心。秦州大半郡縣也已歸降,冀州軍走投無路,決意加入晉軍,只有降世軍還是個麻煩,但他們在西京堅持不了多久,入秋之前必然舉城歸降。并州屯兵積糧,很快就能南下平定諸州。”

        徐礎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無所謂相信,也無所謂不信。

        最后,還是劉有終開口道:“有些話不能對周元賓說,四弟可愿向我透露?”

        “見大哥如見三哥本人,我當然不會再有隱瞞。”

        劉有終大悅,“兄弟之間當坦誠相見,我對四弟也不會藏著掖著。”

        “但我只說事實,大哥不要問我怎么知道的。老單于之死,是歡顏郡主安排,動手之人則是現在的單于大妻。”

        “單于大妻乃是沈家人,為何要幫助外人?”

        “因為嫁給賀榮部的沈家人不止她一個,晉王暗中支持他人爭取單于之位,鄴城卻愿意幫助賀榮強臂——大哥應該比我更清楚其中緣由。”徐礎其實所知甚少,說出來時卻好像對一切了解于胸。

        劉有終雖是老江湖,這時也被騙過,笑道:“當時的確沒料到賀榮強臂能奪得單于之位,早在幾年前,是沈牧守看好右賢王賀榮畫,甚至將親生女兒嫁給他。老單于剛剛病故時,賀榮畫也的確最有希望繼位,但是他遭到的反對與支持一樣多。也是賀榮畫大意,給了賀榮強臂可乘之機。”

        “賀榮畫就是被賀榮強臂單人匹馬殺死的那一位?”

        “要不然說他大意呢,但強臂并非單人匹馬,他提前收買了賀榮畫身邊的護衛,當他動手時,護衛不僅沒有阻止,還攔住其他人,強臂因此有機會動手,也有機會安撫賀榮畫的部下。”

        “原來如此,晉王從來沒懷疑過強臂之妻?”

        “說是沈家人,她畢竟姓周,晉王對她不太了解,只看到賀榮強臂脫穎而出,因此以為他是靠自己的本事繼位,所以專心與他結交——四弟若不知情,也會這么以為吧?”

        “嗯,即便無人幫助,賀榮強臂也稱得上是一位不世出的英雄。”

        “現在想來,若夫人相助,真英雄也會被埋沒。強臂單于如此,晉王亦如此。如你我,皆是助人之人,四弟可愿與我一同幫助晉王?”

        徐礎輕輕搖頭,“我只要解除芳德公主與賀榮部的婚事,不管此事對誰有利或是不利。”

        見面以來,劉有終臉上第一次顯露出疑惑,“我劉有終看不透的人,四弟是第一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