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兩計
    徐礎給出的理由太過簡單,劉有終反而覺得迷霧重重,他沒法相信,一名謀士如此大費周章,只是為了救一名女子——甚至不能說是“救”,在劉有終眼里,芳德公主并未陷入任何險境,拒絕嫁入賀榮部無非是在耍小孩子脾氣。

    “沈家人絕不會這樣。”劉有終喃喃道。

    “不會怎樣?”

    劉有終笑道:“沒什么,我只是想到……沈家不少女兒嫁到塞外,也從賀榮部娶過去不少媳婦,從來沒有任何人反對自家父兄的安排,如單于大妻,甚至主動從賀榮部挑選丈夫,要知道,強臂單于當時已經娶妻……”

    “她姓周。”徐礎糾正道。

    “周、沈是一家,就連周元賓也是沈家人。”

    “大哥覺得芳德公主無理取鬧?”

    “何止于此,她這樣做乃是陷自家于險地,沒幫上忙,還連累了——”劉有終突然笑了,而且覺得自己明白了什么,“當然,這對晉王來說是件好事,對四弟……大概也是好事吧。”

    “大哥終究不信我的話。”

    “信,奪妻之恨,不共戴天,但是我想以四弟之智,不會一箭只射單鳥,必有雙鳥、多鳥之計,我沒說錯吧?”劉有終笑吟吟地看著徐礎,相信自己的判斷。

    徐礎只好笑道:“什么都瞞不過大哥。”

    劉有終臉上的笑容很快消失,“可其它的‘鳥’是什么?四弟想必不是為了晉王……梁王?不可能,梁王虛有其表,入不了四弟的法眼。盛家、奚家,四弟跟他們不熟。寧王?”劉有終眼睛一亮,隨即暗淡,“據說寧王燒殺吳兵,我不信四弟會忘記此仇。”

    劉有終又想一會,神情逐漸舒展,微笑道:“只剩下一種解釋,只剩一種,想不到四弟是這樣的人。”

    “怎樣的人?”

    “是位有情郎。”

    徐礎笑出聲來,“大哥看人的眼光越來越奇特了。”

    “四弟不必否認,四弟面冷心熱,所謂至情至性之人,當初在東都,你送走晉王、赦免寧王、禮遇蜀王,將東都留給梁王……皆緣于狠不下心來,至于金圣女——”劉有終笑得有些曖昧,“我猜四弟娶她,也是因為對降世王之死心中不安吧。”

    “我娶人在先,降世王遇害在后。”

    “沒錯,可是降世王死后,所有人都以為四弟會借勢奪取整個降世軍,對金圣女即便不殺,也該將其軟禁家中,令其遠離兵權。可四弟是怎么做的?反而委以重任,最后甚至允許她帶降世軍返回秦州,但是又不準她找梁王報仇。時至今日,聽說金圣女受困于西京,四弟仍要出山助她一臂之力。”

    “大哥說得我無法反駁。”徐礎笑道。

    劉有終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四弟的所作所為,在別人眼里或許不可思議,我卻能理解。”

    “大哥理解?”

    “嗯,四弟還是年輕,血性方剛,將男女之情看得太重。”

    “好吧,我的確是這樣的人。”

    “這沒什么。”劉有終對此表現得很是灑脫,“誰沒有過這樣的經歷?當初我入終南山學習相術,也是因為一名女子……扯遠了。四弟希望諸州互相爭斗,無暇西顧秦州之亂,是這個意思吧?”

    “大哥慧眼。”徐礎懶得爭辯與解釋。

    “明天皇帝就來了,一旦與強臂單于結盟,不止對沈家是場災難,對天下群雄來說,皆非好事。四弟有何辦法阻止結盟?”

    “大哥先說說,皇帝與單于結盟,為何不利于群雄?”

    “這……這不是明擺著嘛,東都失陷未久,天成余威仍存,皇帝所缺者,無非是支大軍。賀榮部覬覦中原已久,所缺者乃是一個借口。兩方結盟,可謂天作之合,必然先滅晉王,再除梁王,然后席卷南下,群雄或降或滅,誰也不是對手。”

    “奪得天下之后,誰獲益最多?”

    “很難說,皇帝若是糊涂的話,就在奪得天下之后與單于翻臉,但是必敗無疑。皇帝若是聰明的話,就早做準備,一旦時機成熟,就將單于及其騎兵除掉,但是勝算不高。皇帝若是既聰明又比較實際的話,就與單于劃界而分天下,強硬些,以河為界,軟弱些,以江為界。再往后的事情,已非我所能預料。”

    徐礎拱手道:“大哥遠見卓識,觀數年之后形勢如在眼前,令人敬佩。”

    “數年之后只是猜測,眼前才重要,四弟可以透露計劃了?”

    “大哥方才所言,想必就是大妻勸說單于之辭。”

    “她一個婦道人家……嗯,不管是她自己想出來,還是得到別人傳授,只有這些話才能勸動強臂單于,讓他放棄與沈家的數十年交情,只與天成一家結盟。”

    “還有,沈家當初支持賀榮畫繼位。其人雖死,勢力想必還有殘存,強臂單于與皇帝結盟,還能借機鏟除身邊的沈家勢力。”

    劉有終臉上變色,“單于大妻心恨至此,竟然連自家人都不放過?最毒婦人心,果然沒錯——四弟,我正是因此從男女之情中解脫出來,醉心于相術,才有今天的成就。”

    徐礎笑道:“容我慢慢解脫。”

    “大妻用這些話勸動單于,天成又用什么話勸動大妻背叛自家?”

    “大哥不妨也猜上一猜。”

    劉有終嘆了口氣,“估計不會太難,周家與賀榮部聯姻,本意是要鞏固交情,可是嫁過來的人太多,彼此之間反生競爭。周家七妹從小志氣高昂,自己擇夫,初嫁來時,連正妻都不是,想必會受到一些嘲笑,因此懷恨在心,被天成使者看出破綻,也可能是她自己透露。”

    徐礎自己也不能猜得比這更準確,“大哥總能一針見血。”

    劉有終臉上沒有得意之色,“可惜太晚,我為什么早沒看穿,即便事到臨頭,也要先得四弟提醒?”

    徐礎回答不了,也不想回答。

    劉有終自己想了一會,喃喃道:“周元賓誤事,就是他,自信滿滿,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我受其蒙蔽,沒有看穿真相……”

    “周參軍也是無心之失。”

    劉有終冷冷地說:“不如說是愚蠢,單于大妻是他周家的女兒,他但凡聰明一點,也該早看出端倪——周七妹嫁來多年,絕不會毫無怨言。”

    劉有終馬上又露出笑容,“木已成舟,多說無益,還是多想挽救之計吧。”

    “挽救之計不在此間。”

    “四弟何意?”

    “秦州形勢果然大好嗎?”

    劉有終苦笑道:“四弟能否用情專一些,既然要救公主,就先忘一忘金圣女吧。”

    “大哥若不愿說實話,我也沒有辦法……”

    “四弟想知道什么?”

    “秦州真實的狀況。”

    “這個……我早就來到這邊,對秦州所知不多,大都是數日、十幾日以前的消息。”

    “無妨。”

    “呃……實話實說,秦州形勢不妙,冀州軍原本有意投奔并州,但是尹甫趕到之后,他們改變主意,似乎要向降世軍投降。降世軍也奪占一些郡縣,不再局限于西京一城。晉軍……據我聽說的消息,晉軍已退回并州,固守河山關卡。”

    “若是再遭賀榮部舍棄,并州將受兩面夾擊。”

    “有我在,絕不會讓賀榮部與并州決裂,且秦州初定,降世軍與冀州軍便是聯合,彼此也有猜忌,攻之或難,御之則易,并州山河險固,晉軍兵強馬壯,無需擔心。”

    徐礎笑道:“大哥說的是。”

    劉有終等了一會,“如何阻止單于與皇帝結盟,四弟還沒說呢?”

    “大哥先說自己的主意。”

    劉有終又等一會,“皇帝明天就來,如今之計,已沒有太多選擇,唯有……”劉有終做個砍頭的動作,“兩方使者相遇,斬一使而立盟,這種事情發生過吧?”

    “發生過,但是從來沒有斬殺皇帝的。”

    劉有終微笑道:“在四弟這里,還有什么事情是‘從來沒有’過的?”

    “大哥休做此想。”

    “依四弟的意思呢?”

    “我有兩計。”

    劉有終眼睛一亮,“愿聞其詳。晉王很快就到,四弟有心也好,無意也罷,只要能夠阻止賀榮部與天成結盟,晉王都會感激不盡。”

    “感激的事情以后再說。第一計,先要阻止芳德公主嫁入賀榮部。”

    “四弟還是……”

    “聽我說完。天成堅持將芳德公主送到賀榮部,即使不嫁給單于,也心甘情愿,背后必有陰謀。”

    “難道……天成是在為除掉強臂單于早做準備?”

    “或許。”

    “不是或許,而是十之八九!然則公主……”

    “公主尚不知情。她以公主的身份嫁給左神衛王,朝中大臣頗有對此不滿者,晉王若能聯絡這些人,可成離間之計。”

    “辦法是好,但是太遠。”

    “能夠立刻阻止這樁婚事的人,非單于大妻莫屬。”

    “可她為什么……”劉有終馬上明白過來,“她已經成為單于大妻,當然不希望再換單于。嗯,周元賓還能再用一用。這是第一計,還有一計呢?阻止婚事并不能阻止結盟。”

    “所以我說辦法不在此間。晉王正在趕來的路上?”

    “對,兩三天之內必到。”

    “嗯,大哥要立即出發攔下晉王。”

    “晉王不來,單于越發要與皇帝結盟……”

    “單于與皇帝各得所需,結盟已無可挽回,晉王若來,乃是自投死地。”

    “但是……”

    “晉王并非無路可走,單于率大軍南下,連婦孺都帶在身邊,則塞外必定空虛,晉王與其執意于結盟,不若直攻其巢穴。”

    “可這樣就會徹底得罪賀榮部,單于只會與皇帝結盟,再無半點猶豫。”

    “當初在東都時,降世軍思鄉心切,賀榮人何嘗沒有此心?賀榮強臂繼位不久,塞外戰事一起,諸大人必定心亂,他若鎮壓,則失人心,若不鎮壓,則賀榮人紛紛北返,與皇帝的結盟名存實亡。”

    劉有終撲通跪下,“我替晉王感謝四弟大恩。”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