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護子
    高圣澤從外面進來,叩首三次,抬頭道:“陛下,一切都準備好了。”

    馬維嗯了一聲,目光掃過痛哭的妻子與茫然的兒女,最后落在徐礎身上,微笑道:“雖未同生,卻能共死,也不枉我與礎弟相識一場,想當年你我二人,以白衣而奮起刺駕之時,何等豪氣,今日之死亦不失壯麗。”

    “我在騙你。”徐礎道。

    馬維微笑點頭,“你是謀士,騙人是你的本行,我偶爾上當兩次,不會在意。”

    “我是說這次進城,此時此刻。”

    “什么意思?”馬維稍顯疑惑。

    “我剛才說梁王欲奪天下,先要南下淮州。”

    “我覺得很有道理,那是謊言嗎?”

    徐礎搖頭,“那不是謊言,但是南下淮州只對梁王有用,換成寧王,北上淮、冀州卻是一著錯棋。”

    “嗯?”

    “立足江東以觀天下,則北方皆非當務之急,尤其是在籠絡到鮑敦之后,更是無需寧王親自出征,上上之策乃是向鮑敦許以重賄,讓他強奪并州,至少不要退出并州,牽制冀、秦,令兩州不得聯手,遙指淮州,令盛家維持觀望之勢。北方不出強敵,寧王可傳心平定江南,大軍逆流而上,盡奪荊州,然后傳檄益州,共同發兵北上,分割諸州,聯弱攻強,大勢盡在寧王手中。”

    “益州可傳檄而定?”

    “益州新王可能才剛剛誕生,鐵家兄弟并無爭鼎之心,卻常有北奪漢州之心,寧王只需保證新蜀王的名號與安全,再將漢州許給鐵家,傳檄可定。”

    “嘿,你對我至少沒有撒謊。高圣澤……”

    “請陛下聽我說完。”

    馬維猶豫片刻,沒向老宦下令,轉而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真的不必如此,至少在眼下,城里不會有人救你。”

    “待我說完,請陛下自定。”

    “你說吧。”

    “寧王確實是我的仇人,我不愿看他奪得天下,因此遍行秦、并、冀三州,所作所為只有一個目的,吸引寧王北征,誘他犯錯。”

    “嗯。”馬維隱約明白了什么。

    徐礎拱手道:“實話實說,陛下兵敗并州之后,所剩唯有鄴城一地,兵少將寡,難再稱雄,吸引不了寧王北上。”

    “寧軍與鮑敦不日即將齊聚鄴城城下,據說是寧王親任統帥。”馬維有些惱怒。

    “寧軍會來,寧王未必,這支寧軍很可能是從東都而來,打著寧王的旗號而已。”

    馬維沉默一會,目光露出幾分嚴厲,“接著說。”

    “我此次來,其實是要替漁陽奪取鄴城,用天成朝廷吸引寧王。”

    “漁陽干嘛不派兵來?”

    “冀州軍大多還在并州,漁陽兵少,僅能自保。”

    “你……是來刺殺我的?”

    徐礎搖頭,“我早已不用這一招,而且我也沒有這個本事,其實——”徐礎看一眼已經停止哭泣的林氏與幾個孩子,繼續道:“我猜到你會自殺。”

    馬維目光冰冷,好一會才道:“但你沒料到我會拉上你?”

    “我以為陛下不會動手這么早,至少會等敵兵到來。”

    “我若死了,你自己有辦法守住鄴城?你知道城里剩下多少兵卒?他們會聽你的命令?”

    “我守鄴城,用的不是兵將,而是這張嘴。前來攻鄴者,一支是東都寧軍,一支是鮑敦之軍,寧王不在,兩將必然爭權。鮑敦與我有舊,我能勸他暫退一步,不出十天,冀州大軍亦會趕到。”

    “好一個徐礎,果然詭計多端。”

    “當初放生寧王,是我的錯,應當由我彌補。寧王有千軍萬馬,我只有這張嘴,不行險計,絕非他的敵手。”

    馬維不語,跪在門口的高圣澤卻聽出幾分意思,忍不住道:“徐先生若能勸退鮑敦……”

    馬維厲聲道:“那又怎樣?大梁沒有援兵,勸退鮑敦,還有寧軍和冀州軍。”

    “鮑敦新附寧王,難言忠誠,他此前曾多次換主,寧王縱然信他,鮑敦自己心中不能沒有疑慮,我可能沒辦法勸他重歸陛下,但是能行離間之計,令鮑敦與東都寧軍反目,雙方都無力進攻鄴城。至于冀州軍,陛下原本就已歸順朝廷,我能讓歡顏郡主招回將士,唯有一點,陛下必須去掉帝號。”

    “你與鮑敦很熟?”

    “鮑敦第一個投靠的人就是我。”

    馬維想起來了,鮑敦的確曾是徐礎的部下,但是堅守汝南,沒有跟來東都,只派去數百兵卒,“歡顏郡主會同意我獨占鄴城?”

    “晉王北遁塞外,雖說已非強敵,但是并州一旦空虛,他還是會率兵重返,只憑這一點,我就能勸說成功。”

    “嘿,歡顏郡主對你當然言聽計從。”

    趁馬維不注意,林氏已將幾個孩子全拉到自己身邊,這時插口道:“大梁不絕如縷,縱有一線生機,陛下也不該放棄。”

    馬維看向滿屋子的前梁遺物,又望向隔壁,那里供奉著歷代梁皇牌位,喃喃道:“果真是祖宗顯靈嗎?”突然間,他抬高聲音,“徐礎,我焉知你這番話不是撒謊,用來保命?”

    “陛下可自行定奪。”

    馬維想了一會,“你將寧王引來北方,誰人獲益?”

    “荊州宋取竹?”

    “沒聽說過。”

    “他眼下尚還弱小,但是已在荊州立足,郭時風替他南下湘、廣兩州……”

    “郭時風跟他了?”馬維吃了一驚。

    “沒錯,湘、廣雖是散州,人民不少,明年此時,就能向宋取竹提供兵將。”

    “這個宋取竹什么來歷?”

    “他也是范閉的弟子,深受器重。他本人原是襄陽豪杰,人稱‘千手宋’。”

    “哦,‘千手宋’我倒有幾分印象。”馬維疑心稍去,“我若守住鄴城,你拿什么吸引寧王北征?”

    “我會前去淮州,勸說盛家再入江東,報兵敗之仇,如果不成,只好順應時勢,改變策略。寧王平定荊州需要一段時月,我要在北方給他再尋一位對手。”

    馬維盯著徐礎。

    徐礎拱手道:“我此番所言皆是實話:陛下尚未入我眼中,朝廷與鮑敦,我會擇其善者而從之。”

    “我要怎樣才能入你法眼?”馬維淡淡地問。

    “獨守孤城而不氣餒,身落絕境而能重生,陛下何時能夠擁兵三萬,我會考慮,擁兵五萬,我會觀察,擁兵十萬,我則別無它選。”

    高圣澤又在遠處插口道:“擁兵十萬,還用得著……”

    馬維目光掃來,高圣澤立刻閉嘴,伏地不動。

    “你給我出了一道難題。”

    “若非難題,怎見本事?”

    馬維重新看向妻兒,良久方道:“鮑敦大軍很可能后日便到。”

    “我現在就出發,迎候鮑敦。東都寧軍若是先到,望陛下堅守,切莫棄城。”

    “嘿,梁軍雖少,不至于連一兩日都守不住,你……”馬維兩步來到徐礎面前,“你若騙我,天理不容,我死后亦不饒你。”

    徐礎一臉坦然,“陛下能暫棄帝號嗎?”

    “可以。”

    “那我不必騙你。”

    馬維招下手,“老高過來。”

    高圣潔起身小步跑來,“陛下有何吩咐?”

    “先不要稱‘陛下’,我還做梁王。”

    “暫時而已。梁王有何吩咐?”

    “你帶上親信士卒,護送徐先生前去面見鮑敦,寸步不離左右,徐先生說什么,任他說,你不必管,但是他若中途變計,不肯去見鮑敦,你替我殺了他。”

    “遵旨。”

    馬維回到寶座前坐下,以手扶額,無力地說:“全都退下,我要一個人待會。”

    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馬維已是疲倦不堪。

    在殿外,徐礎向林氏拱手道:“王妃珍重,梁王兒女,全要靠你一人。”

    林氏唯唯一愣,隨即道:“徐先生一路上亦要小心。”

    高圣澤已經叫來七八名衛兵,催促道:“徐先生,事不宜遲,快些上路吧,莫要嘴上說得好聽,做事時卻不盡心。”

    徐礎笑道:“高總管對梁王忠心昭著,日月可鑒。”

    “梁王真心待我,我亦以真心待梁王,廢話少說,出發吧。”

    一行人先出王府,剛要上馬,徐礎道:“我還有東西落在住處,必須帶上。”

    高圣澤只得又帶徐礎回住處將行李帶上,耽誤一些工夫,出門之后催得更急。

    一行人騎馬走出不遠,當街被另一隊士兵攔下。

    高圣澤大怒,喝道:“誰人攔路,不認得我是誰嗎?”

    “天黑,看不清楚。”

    “我乃梁王內侍總管高圣澤。”

    “原來是高總管,請問因何深夜外出?”

    高圣澤更怒,催馬上前,“誰是頭目,如此膽大……”

    話未說完,對面幾名兵卒長槍亂刺,將他捅落馬下。

    后面的衛兵大驚失色,正猶豫間,已被那隊兵卒包圍。

    有人大聲道:“高圣澤欺下媚上,我等奉旨誅之,與你們無關。”

    七八名衛兵立刻扔掉兵器,翻身下馬,站到一邊。

    徐礎也下馬。

    兵卒讓開,林氏從黑暗中走來,懷中抱著最小的兒子,“多謝徐先生相助,替梁王除此奸佞。”

    “舉手之勞。”徐礎知道,這些話是說給周圍兵卒聽的。

    林氏命兵卒將高圣澤的衛兵帶走,只留三名親信隨從在身邊,小聲道:“希望我沒有誤解徐先生的意思。”

    “沒有。王妃又救我一命。”

    “徐先生此前在殿中所言……”

    “大部分是實話,但我沒辦法勸退鮑敦,鄴城即將失守。”

    林氏再不多問,將懷中睡熟的幼子交給身邊的一名仆婦,交待道:“好好照顧我兒。”又向徐礎道:“我救徐先生,只為這一件事。”

    徐礎亦不推辭,“請王妃帶上其他孩子,隨我一同出城。”

    林氏搖頭,“一個足矣。梁王的路即將走完,我的路也跟著到頭。唉,我不過是名尋常女子,再經受不住世事起伏。請徐先生切勿再勸,速速出城,能保住馬家一子,足感盛德。”

    徐礎點下頭,牽馬走開,仆婦抱著梁王幼子,另外兩名男仆緊隨其后,匆匆奔向城門。

    林氏望著幾個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只覺得心力交瘁,突然間又變得平靜,獨自走向王府。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