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小說 > 秦時小說家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尊貴(求票票)
    “父親請放心,有此兵書,當如迷途之中尋得要道所在。”

    “蒙恬定不會讓父親失望,定不會讓大王失望。”

    練兵之法有之,蒙恬心中沉穩有加,待父親語落,連忙放下手中兵策,又是一禮,既要練出騎兵,那就練出一支真正強大的騎兵。

    他年北卻胡人,立得大功。

    “哈哈哈,為父自是期待有那一日。”

    “蒙毅,不日,你將調往宮內為郎中丞,雖為郎中令屬官,但有議論之權,可見武真侯還是權衡一二的,待在宮中,不要讓大王失望。”

    自己有兩子,蒙武皆自得也,無論是蒙恬,還是蒙毅,都本性純正,忠君大秦,此為謀身之道,蒙恬雖被外放,但秦廷中樞之側卻有蒙毅。

    也可見大王對于蒙家的補償。

    “父親,蒙毅會的。”

    蒙毅躬身一禮,待在國尉府邸多年,也已經不是幼童了,心中早已清晰利害之所在。

    “接下來,你等兄弟二人連同章邯,一同前往武真侯府邸之上,拜謝之!”

    隨后,蒙武再次囑托道,昨夜之事,非武真君出現,怕是事情難辦,今日之舉,武真君之言合大王之心,又是大王冠禮親政以來的第一位侯爵之位。

    于情于理,都該前往拜之。

    “是!”

    二人相視一眼,再次頷首。

    ******

    “公子,宮內怎么會有這么多的賞賜。”

    周清從咸陽宮出來,回歸府邸不久,便是有少府令趙高近前,身后跟隨著一大批人,或是抬著木箱,或是抬著錦緞,或是有肥羊、肥牛牽引之。

    文書宣告完畢,卻是賜封侯爵之后的規格禮儀,自得享受這等待遇,珍寶美玉、牲畜牛羊、錦緞絲綢……不絕,車隊都足有百丈。

    全部的放入宅院之內,更是將整個院子裝的滿滿的,所有的東西,宮人說道一聲,便是有一樁東西般入,頭頂的驕陽照耀之下,金光閃耀,盡皆玲瑯滿目。

    著淺白色的單薄錦衣,半月髻垂落秀發,云舒俏麗的站在周清身側,看著源源不斷的東西,面上滿是驚喜與驚訝,口中喃喃低語,很是不解。

    對于珠寶美玉,云舒自然是見過,但這般大規模的東西,還真是沒見過。

    “今日是公子得封關內侯,按照秦國律例,該有這般賞賜,秦國乃大國,侯爵之位,若在山東六國,當如王爵一般的尊貴。”

    “尊貴之位,當有尊貴之禮!”

    倒是同樣一側的弄玉回應了云舒之言,脆音空靈,在諸夏列國之主紛紛稱王之后,侯爵便是最為尊貴的爵位,數百年來,王爵罕見,但侯爵也是不多。

    如秦國百多年來,自惠文王稱王號以后,侯爵之位,屈指可數,能夠被老秦人記載心中的也就只有穰侯、應候、文信候等人。

    如今,卻又多了公子的武真侯!

    “趙高見過武真侯!”

    “這是獨屬于武真侯的金印寶冊、王印文書,一應賞賜禮單,均在此。”

    足足說了有小半個時辰,少府令趙高倒也不急,伴隨著最后一箱子錦緞入院子之內,著少府令官服的趙高微笑近前,手持托盤,其上放置諸般之物,不過被一卷玄色錦緞遮掩。

    “炙熱之天,少府令辛苦了,且飲些茶水。”

    對著身邊的弄玉看了一眼,便是從趙高手中接過托盤,語落,又有侍女捧著茶水而出,周清持一盞,少府令趙高聞聲,神色先是一怔,而后也是伸手接過。

    “多謝武真侯!”

    趙高躬身一禮,雙手接過茶盞,小小的抿了一口。

    “武真侯,趙高還有其他重賞要下達,當先行離去,請武真侯見諒。”

    今日章臺宮內,武真君爵升武真侯,蒙武升駟車庶長,王翦升大上造,均是位高權重之人,大王均有重賞頒下,自己可是耽擱不得。

    將茶盞放回那侍女的木盤之內,拱手一禮,徐徐退之。

    “怎敢耽擱少府令要事。”

    點點頭,并未出言攔阻,目視趙高一行人的離去,再次返回咸陽宮,接下來,怕是對方一天都閑暇不住了,收回視線,落在院子中的這些東西上。

    “云舒,吩咐小五她們十個人將這些東西裝入庫房。”

    東西的確不少,不過接下來也要派上用場,隴西天水之地,應該沒有大的城池出現,縱然有,自己也是要給予休整的。

    想要休整,沒有足夠的財力可不行,下山多年來,天上人間每一年都有大量的結余,如今趙國之內的天上人間雖關閉,但其余五處天上人間連同書閣,每一天都會為自己賺取數千金、數萬金。

    數年下來,早已積累下數千萬金,換成秦國之錢,怕是有數萬萬之巨數,結余之錢財,都被自己放在巴郡天宗旁邊。

    如今卻是可以用上了,錢財放在那里不用,都是虛妄,以數千萬金,加上隴西之地之民,周清有信心,可以打造出大秦通往西域的一處巨大城池。

    “是,公子。”

    云舒得令,屈身一禮,轉身便是走向宅院另一處,那里是小五她們十個人的所在,從鄭國渠修成到現在,已經過去數年了,十人的修為、學識都有長進。

    也正適合接下來隨自己前往隴西之地。

    “紫女姑娘與紅蓮公主現在如何?”

    昨夜,自己雖以玄牝生機之力,將紫女姑娘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但肉身的傷勢可以快速復原,但精氣神可沒有這么容易恢復。

    還有韓國的那位紅蓮公主,純屬是瞎搗亂的,以紫女的智慧,應該不會想出那般闖入國獄之法,有韓非在咸陽,此事他自有謀劃。

    那里輪得到紫女與紅蓮出手,而今,牽一發而動全身,將秦國兵家兩大豪族牽扯進去,好在沒有出什么大亂子,以為幸事。

    “公子上朝的時候,紫女姐姐就醒轉了,傷勢已經無礙,就是內力還沒有恢復。”

    “紅蓮公主也是無礙,就是有些情緒低落。”

    著一襲橘黃色的裙衫,盛夏時節,倒不似冬日那般厚重,輕盈單薄,曼妙的身段而顯,行走在周清身后,輕語回應。

    “隨我前去看看。”

    “接下來幾日,就交與你了,弄玉。”

    與紫女姑娘總算是相識一場,如今事情已經解決,大王也沒有過問她們兩個的來歷和去路,想來是看在自己的面上,無視了她們。

    如今在府邸中養傷,待傷勢完畢,也該回歸新鄭了。

    “公子,弄玉會的。”

    待在紫蘭軒多年,與紫女姐姐情同姊妹,縱然公子不說,也當如此,雖有當年雀閣之行,但弄玉也都漸漸忘卻了,屈身一禮,拜謝之。

    近年來,自己也有關注韓國新鄭的消息,也有關注流沙的訊息,在知道九公子前來秦國之后,衛莊大人消失不見之后,自己就想過邀請紫女姐姐也前來咸陽。

    但又恐紫女姐姐不會答應,紫蘭軒建立在新鄭多年,內部也有許多姐妹需要紫女姐姐照顧,如果紫女姐姐離開了新鄭,怕是那些姐妹在亂世之中難以為繼。

    這次之事,倒是一個機會,若是接下來有合適的時機,當與紫女姐姐一談,讓紫女姐姐留在咸陽,遠離此刻新鄭的漩渦。

    靈覺擴散,整個府邸內的一切落入掌控之中。

    循著固定的方向,便是來到府中院子右側的一處庭院,距離后宅自己所居沒有太遠,想來是距離較近,若是出現其它什么情況,也好及時處理。

    “嗯,紫女姑娘想要離去?”

    院落的大門雖在關閉,但天眼掃視,院落之內,兩道唯妙的人兒身上背著一個小包裹,正向著大門處走來,周清輕語一聲,眉頭一挑。

    話音剛落,院落之門為之洞開,從其內走出兩人,正是紫女姑娘與紅蓮公主,連夜準備衣衫,倒是不復二人先前的裝扮,但也姿容而顯,傾力無雙。

    “紫女姐姐,你們這是要做什么?”

    周清的身形停下,弄玉的身形卻是陡然近前,面上掠過一絲焦急,迎了上去,好不容易紫女姐姐有機會到府上多呆兩天,怎么如今卻要這般著急離去了。

    “弄玉,昨夜之事,想必今日已經傳開,待在武真君府上,怕是會給武真君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們準備今日就離開咸陽,返回新鄭。”

    “見過武真君,多謝武真君昨夜相救!”

    著一襲羽藍色的晚霞云紋衫,紫色的發絲梳攏瑤臺髻,一支翡翠玉簪斜插,動靜之間,別有風韻,看著剛出遠門就看到的武真君與弄玉,倒是一愣。

    但隨即一邊回應著弄玉,一邊緩步上前,屈身一禮,昨夜之事,紅蓮都和自己說了,關鍵時刻,有武真君出面,不僅救了他們,還將衛莊放了出來。

    此為大恩,雖然不知道莊身上發生了何事,但只要莊能夠從國獄安全出來,他們就放心了。

    一側的紅蓮倒是沒有什么動靜,就那般靜靜的跟在紫女身后,屈身一禮,也沒多言,如先前弄玉所言,情緒不高,有些低沉。

    “無需多禮。”

    “我記得對于衛莊之事,我曾與紫女姑娘說過,他不會有事的,他的背后是鬼谷縱橫,百多年來,與秦國也有不小的淵源。”

    “況且還有蓋聶先生在秦,韓非先生在秦,其人斷斷不會有大礙的,昨夜,你們的確有些沖動了,非我在咸陽,怕是危矣。”

    周清單手隨意揮動,繼續說道衛莊之事,雖然已經無用,自己也不知道眼前二人是如何想的,闖入國獄?膽量還真不小。

    以二人的修為,怕是縱然可以進入,也難以逃出咸陽,羅網在咸陽的力量可是最強的。

    “你們到底在衛莊的身上做了什么手段?他……為何連我和九哥哥都不識得了?”

    只不過,先前此語對于紫女姑娘來講,可以聽得進去,但于紅蓮來說,卻非那般,嬌嫩的容顏上掠過一絲憤怒,質問的語氣而出,直直的看向周清。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