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 > 第1633章 不能含糊
    事實證明萬峰的擔心是多余的。

    因為廠房在遠離敬老院的那一面,加上該廠房的時候加裝了隔音墻隔音層,因此噪音對敬老院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污水的排放因為接入了小樹屯的排污管道也沒有留下什么影響。

    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就是粉塵了。

    粉塵的濃度雖然在可控的范圍之內,有粉塵的車間雖然都安裝了吸煙機,但依然超出了人的正常承受程度。

    這樣在這些車間里工作的員工就必須佩戴粉塵口罩。

    萬峰叮囑周永義一定要看好員工戴口罩,別到時候得了塵肺病。

    總體來說,福利廠的污染問題讓萬峰比較滿意。

    離開的時候萬峰沒有去福利廠,現在還不到去福利廠慰問的時候,主要的是他現在空著手怎么好意思去,拿嘴去慰問呀?

    從福利廠出來,萬峰順道往小姨的紙箱廠拐了一頭。

    打從小姨的紙箱廠搬遷到小樹屯山后,萬峰這還是第一次來。

    這里原來有一個提水站和一個蓄水池。

    現在蓄水池已經變成了將威最后一道也是最大一個污水處理站,從南大灣各個工廠下來的污水在上面經過四道過濾后,到這個污水站進行最后的過濾和消毒,然后基本已經變成清水的水再向下一里多地就注入了因納河。

    小姨的廠子就在這污水處理站的上游面對東山的北部。

    東山工業區就在紙箱廠對面的山上。

    嚴格來說這并不是一個辦廠的好地方,因為右邊也就是南方也是從東山探出個一個山頭,到下午會遮擋陽光。

    夏天倒是好非常的風涼,冬天就有點冷了。

    再一個就是紙箱廠的污水排放量可不低,好在它的下游還有最后一道污水處理站。

    也正是因為造紙廠紙箱廠是污水大戶,將威除了這一個紙箱廠外再沒有批第二家紙箱廠。

    紙箱廠到今年已經運作了六七年了,現在的規模也是非常大的,已經有三百多的員工。

    南大灣各個企業只要用紙箱幾乎都是從這里出去的,小姨的紙箱廠一年也是有幾十萬的利潤的。

    萬峰和小姨聊了一會天,了解了紙箱廠的現狀后就離開了。

    兩個姨姨現狀生活的都不錯,不用他再操心了。

    時間這個東西是真的逝去如流水,萬峰還沒覺得怎么地,稀里糊涂這就到臘月十五了。

    十五這天,萬峰開著伏爾加帶著卡車到紅崖縣置辦年貨。

    主要就是買煙花。

    洼后大集上什么都有,就是沒有賣煙花的。

    你要是買個小鞭二踢腳之類的,在洼后的小店也能買到,但再大一些的就見不著了。

    為了安全起見,大集上禁止出售這種易燃易爆物品。

    萬峰買煙花也得到別的地方去買。

    煙花爆竹這玩意兒只有土雜的種類最全,而且都是正牌的產品,每年萬峰都在這里購買煙花爆竹。

    也不專門是為了買煙花爆竹,每年的這個時候他也是要到縣城來的。

    一切親朋好友加上關系戶是必須要照照面,打點一下的。

    像周炳德家、江洪國家、梁國邕家乃至夏秋隆等兄弟家他都是要去一趟的。

    送些禮物算是提前拜年,過年的時候他就不過來了。

    這樣一圈下來,這一天的時間基本也就差不多了。

    今年也是這樣,到了紅崖先去買煙花鞭炮。

    企業方面有南灣廠的、服裝廠的今年又多了個傳呼臺。

    個人方面則包括自己家,姥姥家,欒鳳家、老叔家,今年又多了個大爺家。

    買這玩意兒就花了上萬元。

    一輛解放141帶個拖車裝了整整一車。

    先把卡車打發走了以后,萬峰開始挨家的拜訪,每一家待的時間都不算很長,短的三分五分,長得也不超過十分鐘。

    這是因為這些家庭里的男人大多都不在家,萬峰去了也就是送完禮物打個招呼。

    唯獨在梁國邕家待得時間比較長。

    因為正趕上午飯時間,梁國邕在家。

    你說無意的好故意的也好,反正萬峰就在這里吃得午飯。

    他可不是光為了吃飯在到梁國邕家來的。

    “化肥廠第一期工程建設的差不多了,產房的建設已經完畢,你那套設備也安裝的差不多了,五一開工沒有什么問題。”

    這可不是萬峰關心的問題,他又不種地,尿素什么時候生產出來與他沒多大聯系,他關心的是鋼廠。

    “鋼廠要開工估計可能晚一點,畢竟不像化肥那樣你有現成的設備。就是按照你帶回來的圖紙打造這些設備也要到過完年才能打造完畢,再加上安裝調試,估計投產也得年底,要不吃完飯我帶你去看看?”

    萬峰搖頭:“事情能按照計劃進行就行,這還在我的預料之中。”

    他囤積的從蘇聯那邊拉過來的鋼材在沒有了挖掘機這個項目后,已經足夠他集團一年的用量的,現在他對鋼廠的建設已經不是那么迫切了。

    只要年底鋼廠能投產就行。

    “鞍鋼用你帶回來的配方,果然生產出了優質鋼。”

    萬峰一聽趕緊補充:“這些個煉鋼配方可不能給別人用,它是專門為紅崖鋼廠預留的,雖然鞍鋼是紅崖鋼廠的合伙人,但是也不能讓它們生產,當初我可是千叮萬囑的。”

    如果鞍鋼生產了,紅崖這鋼廠還有個屁的價值。

    就是提升國家的冶煉水平也得從家鄉開始,別人先往后靠靠,就是合伙人也不行。

    不先造福家鄉讓別人撿現成的,萬峰不覺得自己有那么高的風格。

    若是紅崖實在不干也就那么回事兒了。

    “看把你緊張的,人家就是試試你這方好用不!”

    “不好用我會花大價錢買回來?你以為這玩意是我在蘇聯那邊撿得呀?”

    梁國邕笑了:“我可沒說你撿來的。”

    “不管怎么說,只有咱們紅崖滿足不了社會需求了,鞍鋼那邊才允許生產,這個不能含糊。”

    “知道,這個合同里都注明了。”

    這樣就好。

    在梁國邕家吃完飯,萬峰又到幾個劉赫呂五等兄弟家串了門,然后開車回到了將威。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