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哥哥萬萬歲 > 419、入作協
    上午10點,李想工作室。

    王銀珍正在向李想報告近期的一些重要工作。

    “新專輯已經錄制了4首歌,踩著節點在走,一切順利。”王銀珍一邊說,一邊用筆在自己的記錄本上寫寫畫畫。

    新專輯原本是她最擔心的一件事,因為事發突然,是李想在粉絲見面會上沒和她商量就說出去的,她當時完全不知情。時間太短,任務太重,她覺得很難做到六一兒童節發行,為此焦慮不已,如今,這件事反而成了她最放心的,12首歌都已經準備好,錄制工作按照節點在推進,一切順利。

    “就是這段時間你不要感冒了,要多注意身體,多喝熱水。”王銀珍提醒道。

    她前天感冒了,不過只是小感冒,啞了嗓子,其他的沒事。

    她嗓子啞了沒關系,但是李想不行。作為靠嗓子吃飯的歌手,要特別保護好,感冒什么的是大忌,很容易影響。

    李想下意識地看向茶幾上的保溫杯,這是古琪靜給他準備的。一直以來,古琪靜每次見到他,幾乎都會帶上這么一個保溫杯,不是她喝,而是給李想準備的。

    李想發誓,他絕對沒有這么要求過,完全是古琪靜自發的行為。一開始李想只是不想打擊剛來的小助理,這仿佛成了默許,讓古琪靜越發勤快地給他準備,走到哪里都會帶著,漸漸成了習慣,習慣到李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現在就更有理由了,春夏交際,雨多濕寒,容易感冒生病,要多喝熱水。

    “華夏書店來詢問我們,要不要給《我是貓》辦一場粉絲見面會,感謝大家的支持。”王銀珍一件事接著一件事報告,終于報告到了新書方面的事情。

    “成績怎么樣?”李想問道。他沒怎么過多關注《我是貓》的成績,但是每周聽王銀珍報告工作時,會聽她報告相關的情況,記得銷量蠻好的。

    “成績很好,三月份進入了盛京書店銷量榜單前十位,這個月的成績到目前為止環比更好,在銷量榜單中提升到了第九位。”王銀珍報告道。

    三月份《我是貓》在盛京書店當月銷量中位列第十位,堪堪進入前十榜單,這個月成績更上一層樓,銷量位列第九。

    《我是貓》雖然用貓進行了時尚和新奇的包裝,但是本質上依然是一本傳統的嚴肅文學,雖然有深度,但是在當今全民娛樂化的年代,這書看的有些累,主題有些沉重,注定不是易燃易爆款,能進入銷量榜單前十,李想已經很滿意了。

    他沒奢望這書能像他的歌曲一樣登頂,華夏書店顯然也是這么想的,對當前的成績很滿意,否則不會提議舉辦書友會答謝。

    “2月中旬上架銷售,到今天正好兩個月,《我是貓》已經賣了大約86萬本,書店那邊反饋說這個月底突破100萬沒問題。”

    李想明白,這100萬本其實是有“水分”的,受他的名氣影響,這兩個月里有很多粉絲購書,她們不一定真的喜歡這本書,可能買了之后束之高閣,根本不會看,只是純粹支持偶像。

    但是這股熱潮總會有耗盡的時候,可能三個月、四個月、五個月后,就會恢復到理性,那時候就要靠書的硬實力來支撐,靠口口相傳的好口碑,否則他名氣再大,書也賣不動。

    “突破100萬本啊,好啊,那就辦一個書友見面會吧,我就一個條件,不要再讓我簽名了,上次的經歷刻骨銘心,現在一想到簽名,我手腕就開始疼。”李想說道,情不自禁把搭在沙發扶手上的右手拿起來,用左手握住手腕,揉了揉。

    談好了事情,李想離開工作室,下午有文學課,老師是白蘇。白蘇是這學期才給他們開課,上學期沒有。

    其他老師的課李想還能偶爾翹一翹,但是白蘇的課他不好意思。

    李想來到階梯教室,看到曹倉舒和李黎明坐在一起交頭接耳,姿態親昵,猶豫了一下要不要過去,決定還是繞開他們,不要打擾,但曹倉舒已經發現了他,熱情地招手喊他。

    “聽說你真的拒絕了金學姐?”李想剛坐下,曹倉舒就八卦地問。

    李想詫異地問道:“哪個金學姐?”

    李黎明替曹倉舒說:“就是以前經常來我們宿舍找你的那個金學姐,舞蹈系的金琪琳小姐姐,特別漂亮特別癡情的那個。”

    李想:“……”

    曹倉舒見李想不說話,以為說中了,說道:“有人看到金學姐和物理系的學霸張明成在三聯書店閑逛,好像有戲。大家都說你拒絕了金琪琳,讓她傷心了,苦戀未果,才決定放棄,是不是?”

    金琪琳上學期經常到李想的宿舍找他,但是李想經常不在宿舍,所以兩人實際上沒見過幾次。倒是曹倉舒等人,因為金琪琳經常來串門,雙方熟絡起來。當然咯,對曹倉舒等人來說,哪怕金琪琳不經常來串門,只要金琪琳想,他們隨時可以和她熟絡起來,誰讓她漂亮呢。

    一是因為金琪琳漂亮,在學校里名氣大,二是因為雙方多少算是朋友,所以曹倉舒、高沖和李黎明對她頗為關注,校園里一傳出金琪琳和學霸張明成逛書店的消息,他們立刻就知道了,就等著李想上課的時候第一時間告訴他。

    對金琪琳,李想只能說祝福。

    白蘇瀟灑地空手而來,在講臺上侃侃而談,不需要看教本也能揮灑自如,一堂課講的風趣幽默,深入淺出,讓李想感覺如沐春風。

    他曾經當過記者,做過老師,擺過地攤,干過銷售,口頭表達能力突出,能講課并不奇怪。

    一堂課45分鐘,很快就結束了。

    “李想~你過來~”白蘇喊住收拾課本準備離開的李想,這讓其他想要趁機搭訕的人失望而歸。

    白蘇的精神狀態比年前要好了很多。李想記得去年冬天的時候,他身體瘦弱,臉色蠟黃,氣色看起來很不好,就像是大病初愈的人。現在他精神飽滿,神采奕奕,臉龐依然瘦削,但眼眶不再深陷,臉上有了肉,臉部輪廓圓潤起來,這神奇的變化可能只有他自己的話能解釋,他就像一課梧桐樹,會隨著四季的變化而變化。

    “這周末盛京作協召開理事會,會討論人事議題……”白蘇說道。

    李想聽明白了,這周末盛京作協會討論他入會的議題。這是去年春節前茶話會上提到過的事情,盛京作協的主席鄧珀簫問他有沒有意愿加入盛京作協,年后會討論。

    李想記得當時說和他一起被討論的還有幾位網絡作家。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