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海力布傳奇 > 第二百十一章 王子歸來
    烈日當頭,毒辣的太陽如同一枚釋放著巨大熱量的火球,高高懸掛在萬里無云的天空,將熾熱的陽光直射向毫無蔭避之處的草原大地。

    奇源部落外的空曠草場上,無數勞工夜以繼日用血和汗拼命趕工終于按時搭建完畢的大型祭祀臺就矗立在那里。這座恢弘建筑的規模,在整個草原部落里都實屬罕見,只因大汗蒙克下令修建時完全不計需要多么龐大的成本。

    祭臺的基座是由從遠方的群山中采集而來的巨大石料堆砌而成,這些無比沉重的石塊在運送的過程中,不知道累死了多少力竭的和碩寶馬。送至奇源后,再由從各個部落里征召而來的工匠精心打磨雕琢,每一塊都帶有氣勢磅礴的紋路和裝飾。

    基座正面,一條漢白玉鋪就的石階直接通達祭臺的頂端,在那兒有一片寬敞的平臺,周圍也用漢白玉修筑了一圈帶有精美浮雕的欄桿。這片平整光潔的場地,可以勝任大汗蒙克想要進行的所有祭祀活動。

    不過最醒目的還要屬豎立在祭臺正后方的蘇魯德大旗,旗桿用的是森林中最粗壯的整顆云杉原木,靠近底端最粗的部分,三、四個成年人也無法繞著它環抱成一圈。

    旗桿頂部鑲掛著用錦緞和金線織繡而成的旗幡,上面用薩滿古文書寫著稱頌長生天的銘文,它的高度無與倫比,以致于人們在離奇源部落還有很遠的地方時,就能夠望見這大汗至高無上權利的象征。

    蘇魯德大旗代表著草原人民的勇氣與堅毅,是十分神圣的器物。可誰也不曾想到,在如此圣潔的旗幟下,有一天會見證令人膽戰心驚的血腥勾當。

    此時的祭臺下方烏泱泱站立著無數圍聚至此的奇源民眾,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是被迫前來,并非出自本愿。而所有人被召集到這里都只為了一個原因,觀看用身為王室血脈的哈沁夫人獻祭長生天的儀式。

    祭臺中央,大汗蒙克和奇源大祭司孛兒帖立于侍從撐打的遮陽羅蓋傘下,冷冷地注視著臺下的民眾。他們知道百姓間對于賜死哈沁夫人的行為反對聲頗高,但蒙克根本不在意這些賤民的意愿,反而無比享受眾人懼怕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的態度。

    而在他們的身后,哈沁夫人被粗環鐵鏈綁在一個十字木架上。沒有任何遮蔽物能阻擋炎炎烈日的灼射,令本就體虛氣弱的哈沁夫人更加顯得奄奄一息,她的嘴唇開裂,雙目緊閉,垂著頭無力做出任何反抗,甚至都不能為自己誦讀一段最后的經文。

    巴爾斯則手持銅環鬼頭刀站在哈沁夫人的身邊,因為祭天者身份的特殊,尋常的劊子手根本無法勝任這項工作。在孛兒帖的建議下,蒙克便啟用心腹愛將,來結束繼母的生命,也算是送她上路前為她留下僅有的一絲尊嚴。

    在民眾鴉雀無聲的焦急等待中,大祭司孛兒帖抬眼看了看日頭的位置,覺得時辰差不多到了,他上前一步走出羅蓋傘,對著祭臺下面的人群說道。

    “天神觸怒,降災禍于人間,若想祈求長生天寬恕,唯有用尊貴圣潔之血脈向其獻祭。今哈沁夫人通曉大義,愿為黎民蒼生奉獻生命,著實感天動地。現祭祀時辰已到,吾等就用哈沁夫人的鮮血換取安寧重回草原大地,長生天庇佑!”

    孛兒帖堂而皇之地宣講完自己荒謬的理論,便朝手持鬼頭刀的巴爾斯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可以動手了。

    巴爾斯心領神會,將肩頭扛著的大刀垂于地面,口含烈酒噴灑于利刃之上,接著對哈沁夫人說道。

    “哈沁夫人,得罪了。你可不要記恨于我!”

    說罷,巴爾斯猛然抬手,把巨大的砍刀舉至空中,眼看就要揮下砍去哈沁夫人的頭顱,所有圍觀的民眾不禁倒抽一口冷氣,紛紛扭頭側目不忍心繼續觀看這令人痛心的一幕。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只聽“嗖”的一聲,一支利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精準地穿過鬼頭刀上的銅環,巨大的沖力將整個砍刀帶離了巴爾斯的手心,把它牢牢地釘在了哈沁夫人身后蘇魯德大旗的云杉木旗桿上,而那股力量之大以致于在箭羽深深插入立柱后,還在不停地顫動。

    巴爾斯揮刀的手臂被箭只的力量震得酸痛無比,他不斷揉捏著自己的手腕,卻不清楚這打斷獻祭過程的箭羽究竟來自何方。而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原本穩坐釣魚臺的大汗蒙克和大祭司孛兒帖同樣驚詫不已。

    跟隨民眾的驚呼,所有人順著弓箭射來的方向看去,斜對著祭臺不遠處的山坡上,身穿鹿王所贈金縷華服,跨在高頭黑馬之上的海力布在烈日驕陽下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佇立于此,手中仍緊握弓箭,保持著全力開弓后的姿態,霸氣十足。

    待到眾人適應了強烈的陽光,有眼尖的部落民眾認出了來者好像是早已被大汗宣布殞命懸崖的二王子海力布,他們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個楞在原地不敢出聲。

    “海力布!是海力布!海力布還活著!海力布回來啦~~~!”

    但在場的孩子們可不像大人們那樣猶疑不決,他們確信自己所見的事情,毫不猶豫地大聲歡呼了起來。

    這一陣騷動也吸引了原本等待自己最后時刻降臨的哈沁夫人,她緩緩睜開渾濁的雙眼,看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兒子竟然死而復生,神采煥發地又一次出現在她的眼前。這位堅強的女性作為一個母親,更是難掩悲喜交加的情緒。

    夫君去世后這段忍辱負重的日子情不自禁地浮現于哈沁夫人的心頭,她眼中噙著淚花,緊咬著干裂的嘴唇,似乎依然無法確信親眼所見的景象,生怕這只是自己彌留之際產生的一場幻象。

    就在所有人驚呆于二王子突然復活現身,不知所措的時候。海力布拍馬飛馳,來到祭臺旁,而后縱身躍下馬背,三步并作兩步來到祭臺上母親哈沁被牢牢捆綁的木架旁。

    他從腰間抽出彎刀,照著架子上鑲釘鐵鏈的地方狠狠砍去,固定用的木榫應聲斷裂,將困于其中的哈沁夫人救了出來。

    “額吉,海力布回來晚了,讓您受苦了!”

    海力布解救出母親后,雙膝跪地抱拳朝哈沁行禮道,語氣里滿是歉疚之意。

    “長生天保佑!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

    哈沁不需要兒子向自己道歉,她趕緊扶起海力布,重聚后的母子二人緊緊抱在了一起。

    抱著哈沁的海力布覺得在自己失蹤的這段時間里,身材本就纖瘦的母親變得更加虛弱了。她的手上布滿了傷痕和老繭,整個人看起來蒼老了許多。二王子心中憤怒的火焰瞬間升騰起來,他不明白蒙克為什么要如此殘忍地對待一直將他視若親生兒子的哈沁,扭過頭去怒目瞪向猶如看見了鬼神般的大汗。

    而此時的蒙克,眼見早就應該慘死自己箭下的弟弟海力布又生龍活虎地出現在奇源,內心則是驚恐萬分。雖然他不清楚弟弟究竟是怎樣逃過這一劫的,但現在海力布劫后余生卻已成了不爭的事實。

    蒙克生怕自己的陰謀詭計被當眾戳穿,只好強裝鎮定,滿臉堆笑地沖海力布開口道。

    “哎呀呀,真是長生天保佑我的海力布弟弟,遭此大難還能死里逃生,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父汗在九泉之下想必也能安息瞑目了。”

    蒙克陰陽怪氣的態度并不能激怒海力布,歷經了這么多的磨難,他已經成長為一個心智更加成熟的男子漢。海力布不動聲色看著哥哥,繼而冷冷地說出了一句舉座皆驚的話。

    “你在懸崖邊朝我射出那兩箭的時候,恐怕不是這么想的吧?”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