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十六章 九龍歸心萬物降
    九龍塔中,溫去病匯集眾力,成為塔內最大的能量匯聚點,要逼出已經同化為一體的九龍心,周身的九龍紋活靈活現,仿佛九尾隨時會破空而去的神龍,搖頭擺尾,而每一下動作,都是陣陣扯動筋肉,撕裂肌骨的痛楚。

    ……果然這年頭美夢總難成,兩邊都成的好事準輪不到我。

    ……不屬于我的東西,終究是要還回去的!根據推算,兩者合一的時候,一定會有什么東西被發動,就是最好的逃出機會……

    ……再不行,就只能借助這個機會,強登九重,一旦成功,就足以強登塔頂,到時候,說不定能和霸皇聯手殺出,頂上如今鬧騰成這樣,肯定是霸皇在那邊大鬧。

    溫去病心中思忖,卻渾然沒有料到,如今九龍塔頂層已經是這么個狀況。

    ------------------------------------------------------------------------

    “我去你們媽的!老子把這塔砍了,看你們還怎么超脫!”

    九龍塔頂,狂怒如癲的霸皇,徹底失控,手執風雨戰刀,斬出一道道毀天滅地的刀氣,將周圍斬得一塌糊涂。

    承受攻擊,九龍塔發動自我防衛,放出一道道光芒,嘗試修復,卻始終趕不上霸皇的破壞,更拿刀氣中的九陰怨火沒有辦法,轉眼之間,大半塔頂都燒起這邪穢鬼祟的火焰。

    雖然始終未能破開塔身,但卻在虛空中,留下一道又一道象征毀滅和虛無的刀痕,加上到處彌漫的九陰怨火,九龍塔頂已成了險地,萬古也避之唯恐不及。

    “……我靠,大家理智一點可以嗎?發狂起來就亂砍,這也太不成人了。”

    身為霸皇此刻唯一的同伴,李昀峰狼狽躲在一角,拚命避開斬來的刀氣,心中也有自己的估算。

    ……那么大的動靜,塔內必然動蕩,阿山一直沒消沒息,估計是被困在下層,霸皇這番胡砍亂斬,九龍塔的運作受損,正是最好的脫身機會,你千萬別錯過了啊!

    -------------------------------------------------------------------------

    “喝!”

    溫去病厲喝一聲,將司徒小書和司馬冰心傳來的力量匯在一處,凝聚壓縮,發動環勁.爆丹,以這手得意的大殺技,在體內制造出一股媲美開天辟地的爆炸,更精妙地將這股力量,作用在游弋的九龍塔之心上。

    一道道龍影,在皮膚表面上凸顯出來,更變得滾燙,撕扯血肉,似乎時時都要破體而去,卻始終差了一籌。

    “走不出去嗎?成,那我幫你一把!”

    暴喝聲中,溫去病猛地右掌回劈,自擊胸口,恰好游回此處的塔心,猛地順著傷口沖出,連帶渾身凸出的九龍紋身,也撕裂皮膚血肉,沖天而起,挾帶著血中精氣,化作一團朦朧的龍血之霧,直上塔頂。

    九龍塔之心,離體而去,溫去病氣息陡然跌落,堪堪穩在八重天階,整個人癱在地上,鮮血橫流,司徒小書忙著穩定眾生之力,回應萬民祈愿,脫身不能,司馬冰心卻搶上前去,催動冰之大道,助溫去病處理傷口。

    一片片冰霜在體表處凝結,彌合破碎的血肉,溫去病趁機回氣,一邊以萬古神通修復軀體,一邊牢牢盯著天外,看著那團血霧高速飆飛,等著變數的出現。

    沖天而起的九龍塔之心,和裹挾出的血氣融為一體,化作一片濃濃的血霧,散發古老的龍氣,穿過層層星河,無盡星海,直往塔頂而去,又漸漸衍化成人形,赫然正是溫去病的形貌。

    身在九龍塔頂,李昀峰驀地生出感應,發現有一股能量,蘊含龍氣,正以驚人的高速,逆天而上,直直沖上來。

    九龍塔中封禁重重,想要從底層往上走,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算是萬古都難以做到,除了霸皇這個九重天頂的絕頂強人,李昀峰這一路上來,就沒看到第二個,現在這股力量飛快上來,直飆塔頂,這是入塔以來未曾有過的事。

    ……什么玩意兒?

    險險躲避霸皇一刀,李昀峰猛地朝下看去,就見熟悉的樣貌正在迅速接近,雖然形體模糊不定,宛如虛幻,不似真人,但確實是溫去病的形貌。

    “阿山?”

    ……干得好!你果然沒有錯過機會,雖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這樣急著上來,定是找到了破局之法!

    李昀峰無從幫手,只能試圖保持上升道路暢通,不阻溫去病的道,而這首先就該招呼霸皇停手冷靜,那可著實不是一件易事。

    “霸……”

    “去死!”

    李昀峰才剛開口喊了一聲,就惹來霸皇的殺機,凌空一刀斬來,險些就被砍個正著。

    九龍塔劇烈震動起來,仿佛在為溫去病的到來,歡呼雀躍,連帶被霸皇破壞的法則也開始穩定,隨著溫去病接近,一股股異力在塔壁上流轉,抹去霸皇破壞的痕跡,連九陰怨火也被消弭。

    李昀峰見狀心喜,卻又不太確定,這會否是一個好兆頭?或者九龍塔穩固之下,將更難離開?

    正自彷徨,李昀峰驟感不妥,剛剛是一股能量飛快由下飆上,現在……卻是一股沉重壓力,來自天頂,似乎有什么極具存在感的事物,高速砸落下來,李昀峰抬眼欲看,可塔頂云霧繚繞,什么也看不著,還是用上了白龍青眼,這才依稀見到,一座大山從天頂砸落。

    ……不……不是大山,是……一只手掌!

    ……永恒者的手掌!

    “不能讓老太婆得逞!”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又可能只是狂怒下受到刺激,霸皇一聲長嘯,躍空而起,雙手握住戰刀,猛地揮刀開劈,強絕的霸意匯聚,斬出一式開天,裹挾九陰怨火,直取沖上來的血影。

    “不可!”李昀峰驚惶失色,想要阻止,然而體內傷勢的牽制,讓他未及出手,就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天地開辟的創世一擊,正中溫去病的身影。

    直沖而上的血影,宛如幻影,任由席卷而來的霸絕刀氣穿身透過,分毫不沾。刀氣往下,和塔中星河撞在一處,毀滅不知道多少星辰和世界,血影卻已經越過霸皇,飆往塔頂。

    ……看來,成功了!

    與司馬冰心、司徒小書聯手,溫去病愈合驅出塔心的傷勢,更借助人道之力,將修為穩住,狀態重回巔峰,透出神識,全神把握與塔心尚未消散的聯系,遙遙感應九龍塔之心所化的血霧,要把握變化發生的一瞬。

    ……計畫尚未全面失敗,猶有一線可能,只要操作成功,不是沒可能利用塔心,控制九龍塔開啟!

    溫去病竭力透出神識,卻在血霧飛上塔頂,為其吸收,要斷去聯系的那一瞬,恍惚間聽見一個聲音,直直傳入神魂。

    ‘你……要什么?’

    聲音來得莫名,溫去病腦中一片空白,余下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要提升自我,強化更進一步。

    -----------------------------------------------------------------------

    塔心所化的血霧,已沖上塔頂,和金碧輝煌的塔壁匯在一處,本出同源的兩方,瞬間結合,無窮無盡的偉力從中爆發出來,如同天地初開時候的創生,將霸皇制造的一切破壞都抹平,塔頂回復原貌,九龍塔就此完整。

    妖皇伸出的撐天巨掌,出現在太古妖都上空,不斷縮小,化成小山一般,拍上九龍塔,順勢合攏,浩蕩妖力涌出,將塔上的光芒抹去,要鎮住九龍塔,阻止神物的發動。

    永恒者的一擊,天崩地裂,眾生難有違逆,但當這一掌拍中,試圖鎮壓,已經完整的九龍塔卻陡然一震,順勢膨脹開來,爆發超乎想像的強大力量,將妖皇的玉掌震開。

    九龍塔重新撐天而起,放射祥光,將妖皇再次變巨拍來的一掌隔住,本身氣息變得古老而滄桑,不住提升,轉眼已突破九重天階。

    妖皇兩掌皆空,甚至被九龍塔放射的光芒,逼得靠近不得,諸天頓時喧囂,各界萬古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連冷眼旁觀的幾位永恒者,都為之震動。

    天尊輕撫長須,陷入沉思;菩提樹下,原本閉目的古佛睜開雙眼,在短暫靜默后,拈花微笑;萬魔殿里,魔主短暫驚愕后,帶著幾分喜色,撫掌輕嘆。

    “天道造物,果然不凡!萬古以來,最強的天神兵,不過天階九重,不破萬古之限,沒想到……和塔心結合的九龍塔,居然直抵永恒級數……這一回合作,確實不虧,看來之前伏下的暗手,可以豐收了。”

    萬古之后,九龍塔和塔心再一次結合,爆發出無量神通,外拒妖皇,內里則開始實現溫去病的愿望。

    塔頂之中,大放光明,照亮下方茫茫星河,無盡世界。

    光明灑下,生機繁茂,原本一個個走向終結的世界,又重回繁盛,天災地劫停止,破碎的天地彌合,方才還虔誠祈禱的人道眾生,歡呼雀躍,感恩稱頌祖皇和太上神皇的神通。

    然而下一瞬,人們露出驚愕的神情,看著周圍每一個人的身體,都漸漸虛化透明,如同夢幻泡影,甚至連山河天地,乾坤萬象也一起虛化。

    一個個世界,一顆顆星辰,都宛如泡泡破滅。

    這一回,沒有世界終結的演化異象,而是直接歸于虛無,沒有半點能量的波動,卻是被九龍塔抽取演化世界的能量和法則根基,歸于創生之道,化作最純粹的生機,供給塔中每一個外來者。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