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修羅武神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罵人不帶臟字(6)


    楚楓的心思,人們并不知道,他們此刻所關注的,是誰產生的光圈比較多,畢竟只要誰的光圈多,便說明誰的修武天賦最好。

    而經過一番觀察之后,人們很快便得出了結論。

    在這里的都是武之圣土,當代小輩中的精英,所以幾乎每個人都能按照這個法訣,產生光圈。

    其中最弱的是一重光圈,但大部分都是二重光圈,也有一小部分是三重光圈,至于能激起四重光圈的,那就更少了,這樣的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的天才。

    值得一提的是,南宮百合這樣的南宮帝族大小姐,乃是五重光圈。

    而南宮衙與北堂子墨,則是六重光圈。

    還有一位,也與南宮衙和北堂子墨一樣,激起了六重光圈,那是一名女子,身材妖嬈,長得很是嫵媚,是一位性感女子。

    尤其是她的身影,在這湖泊之中,且在光圈的映射之下,顯得更為性感。

    但是面對這名女子,很多男子卻也不敢妄想,因為這名女子不是人類,她的額頭上有著一個尖銳的角,她不是人類而是妖獸,她是妖蛟王獸中最強的那位最強的天才。

    而除了他們三個之外,南宮帝族的超級天才,南宮茉莉則是更為的引人矚目,因為她激起的光圈,乃是七重,比南宮衙和北堂子墨都要厲害。

    但是此時此刻,最引人矚目,卻并非是南宮茉莉,而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人,澹臺雪。

    澹臺雪所激起的光圈,竟比南宮茉莉還要多,乃是八重光圈。

    并且,細心的人發現,澹臺雪此刻的修為,比起先前都有所變化,她已不在是二品半帝,而是三品半帝,她竟然突破了,在這修煉仙湖內直接突破了。

    “太厲害了,想不到我們之中,修武天賦最好的,竟然是這位姑娘。”

    “這位姑娘叫做什么啊?不知是來自哪里,天賦怎會如此之強。”

    “這位姑娘長得貌美如花,宛如仙子一般,我早就知道她不是尋常人,只是沒有想到她這么厲害。”

    “若是只強過南宮衙與北堂子墨也就算了,竟然還強過南宮帝族的超級天才南宮茉莉。”這一刻,人群沸騰了,他們都被澹臺雪所表現的天賦所驚呆了。

    “竟是八重光圈,想不到這個叫做澹臺雪的姑娘,竟然如此厲害,少島主不知你在這里面,能夠激起多少重光圈?”有仙人島的人,好奇的對百里星河詢問道。

    “我與她一樣,也是八重光圈。”

    “這個叫澹臺雪的還真是不簡單,竟有不弱于我的天賦,不過修武的天賦,也是起伏不定,現在天賦好,未必代表以后的天賦也會一直這么好。”

    “并且修武一途天賦并不是變強的唯一,自身努力必不可少,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大的機緣,遇不到機緣,天賦再好也是枉然。”

    百里星河說這番話,其實是在側面的諷刺澹臺雪,諷刺澹臺雪天賦雖好,可惜命不好,沒有他這樣的機緣,也就是在說澹臺雪不如他。

    畢竟,他能遇到煉兵仙人,并且被煉兵仙人收為真傳弟子,這就是機緣,在武之圣土這是天大的機緣,無數人夢寐以求,但卻根本得不到的機緣。

    但實際上,他說這番話的時候,也是有些心虛的,因為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真正激起的光圈,并非是八重光圈,而是與南宮茉莉一樣七重光圈。

    如果說,這種測驗修武天賦的方法是準確無誤的話,那么百里星河的天賦,還比不上澹臺雪。

    “能與少島主一樣的天賦,她也算是絕世奇才了,不過除了那個叫澹臺雪的姑娘,以及南宮帝族的三位,還有北堂帝族的幾位,以及妖蛟王獸的幾位外,也并沒有太過出眾之人。”

    “現在來看,少島主說的是對的,這修煉仙湖中的能量極具減少,的確不是因為出現了太過逆天的修武奇才,應該是修煉仙湖出現了問題才是。”

    這一刻,很多人都相信了百里星河所說的,畢竟事實擺在他們的眼前,盡管澹臺雪的天賦很是驚人,達到了與百里星河同樣的水平,可是只是如此,還不足以在三個時辰之內,便讓這修煉仙湖內的能量,吸收到這種地步,簡直已經快要枯竭了。

    “喂喂喂,那個叫楚楓的小子是怎么回事,難道連使用法訣,來測試自己天賦的勇氣都沒有么?”

    忽然,人群中傳來一聲,尖酸刻薄的聲音,是北堂子墨,他一直觀察著楚楓,發現楚楓一直沒有使用這法訣來進行修煉。

    所以他覺得,楚楓的修武天賦應該很差,也許連一道光圈都激發不出來,所以才不敢使用這法訣,怕的就是丟人。

    而他,對楚楓可謂恨之入骨,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楚楓躲過這一劫,所以他準備當中拆穿楚楓,讓楚楓當眾丟人。

    “是啊,這位兄臺,為什么不使用少島主所傳授的法訣,測試一下自己的天賦呢?”北堂子墨此話一出,的確讓不少人,注意到了楚楓這邊,很多人也都與北堂子墨一樣,心生疑問。

    “天賦這東西,該是怎么樣,就是怎么樣的,表不表露出來,又有何意義呢?”楚楓淡淡的笑道。

    “喲,你這話說的,好是狂妄啊。”北堂子墨冷笑著說道。

    “狂妄?我只是不想知道自己的天賦如何而已,怎么就狂妄了?”楚楓平靜的問道。

    “難道這還不狂妄么,你不是不想知道自己的天賦如何,而是覺得自己的天賦遠強于我們對不對?”北堂子墨問道。

    “我并沒有這種想法。”楚楓搖了搖頭。

    “沒有這種想法?你少胡扯,你自認為通過了煉兵仙人的考驗,便覺得自己強過所有人,覺得我們所有人都不如你,把我們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你一定是這樣想的對不對?”北堂子墨大聲說道。

    “我楚楓從未有過這種想法,不知道北堂兄為何要這么想我楚楓,不過我聽說,一個人他是什么樣的人,就會去把別人想象成與自己一樣的人。”

    “比如一個心胸開闊的人,就會把別人想的與他一樣不拘小節。”

    “但是,一個自私自利,小肚雞腸的人,就會把他人想象的與他一樣不堪。”

    “而北堂兄把我楚楓想象的如此不堪,看來北堂兄,是后者。”楚楓笑瞇瞇的說道,罵人,連個臟字都不帶。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