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修羅武神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看清我是誰(1)


    “唉——”

    眼看炎邪大勢已去,許多人都是哀嘆連連,搖頭不止,甚至不愿抬頭再看。

    雖然,那只是炎邪與戰乾坤的爭斗,不關他們什么事,可是戰乾坤是什么人,人們也很清楚。

    就天賦來論,戰乾坤絕對是難得的人才,可就人品來論,他也是個絕對的禍害,這種人,活著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個威脅,死了最好。

    而炎邪,卻是炎帝的傳人,從先前的舉動,他們也能看出,炎邪乃是正派之人,至少他愿為朋友,兩肋插刀,且不會因死而向對方低頭,很有骨氣。

    盡管,炎邪與他們非親非故,可是打心眼里,他們都是不希望炎邪敗的。

    可是……對于二人的勝敗,他們也只能是希望,而無力改變。

    “炎邪沒死!!!”

    “你們快看,炎邪沒死!!”忽然之間,有人指著天際驚呼一聲。

    “炎邪沒死?”

    “天哪,炎邪真的沒死。”

    在此之后,人們都望向天際,而看到此刻的情況之后,在場之人,皆是喜出望外,隨后又很是吃驚。

    此刻,炎邪的確沒死,不僅沒死,還毫發未傷。

    而人們之所以如此吃驚,卻并非僅此而已,而是因為,在炎邪的身前,竟然還站著一個人。

    但不管此人是誰,能在此刻出現在炎邪的身前,那便已說明,此人絕非尋常之輩。

    “天哪,他不要命了?怎么跑到那里去了?”然而此刻,相比于其他人,辣椒,大蘿卜與小蘿卜三人,可就是嚇了一跳。

    與其他人不一樣,他們此刻的反應,并非是好奇,而是擔心。

    因為此時此刻,站在炎邪身前的不是別人,正是頭戴斗笠的楚楓。

    只不過,在他們眼中,此人不是楚楓,只是頭戴斗笠的陌生男子。

    “想要殺他,你還不夠格。”楚楓緩緩開口,語氣不輕不重,卻字字有力。

    “喲,莫非又是楚楓的朋友?看來楚楓的朋友也很多嘛。”

    “不過無妨,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我決定了,今日,除了我的三位師弟,以及天道府的人之外,在場的我都要殺。”忽然,戰乾坤冷然一笑,眼中閃過一抹狠色。

    那種狠,是真正的狠辣,殺人不眨眼,視人命如草芥的狠辣。

    而聽得此話,眾人皆是神經一緊,隨后駭然失色,這戰乾坤竟要大開殺戒,要將只是旁觀者的他們給殺了?

    無辜,他們可都是無辜的旁觀者啊,再如何,也不該殺他們。

    不對,這不太對,金為惡他們是戰乾坤的師弟,畢竟他們師父都有同一個稱號,就算關系不好,但不殺他們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為何天道府的他也不殺,難道說天道府與戰乾坤,有著什么關系?

    事實上,這也是此刻天道府心中所想,他們很清楚,天道府與五大惡人,沒有任何關系,所以自然不會與戰乾坤有關系。

    所以,他們也想不通,戰乾坤為何不殺他們。

    難道說,是因為之前,他們沒有對戰乾坤出手,戰乾坤心懷感激了?這也只能是他們想到的,唯一一種可能。

    “我今日所做的壯舉,需要有人傳播,天道府的人,剛好適合。”戰乾坤再度開口,話音落下之際,看向了天道府的眾人:“你們說對么?貪生怕死的膽小鬼。”

    “……”

    聽得此話,天道府的人,紛紛怒火涌動,氣的咬牙切齒,可卻也不敢多說半句,誰讓他們技不如人,都不是戰乾坤的對手。

    “喂,我玩夠了,你們可做好了,為楚楓而死的準備?”

    “楚楓的朋友們。”戰乾坤,將那藐視的目光,投向了楚楓與炎邪。

    已經動用天賜神力的他,自信無比,就算眼前這位頭戴斗笠的男子,明明擋下了他的攻擊,但他也絲毫不懼。

    轟——

    可就在這時,忽然巨響傳來,一股磅礴的威壓,從天而降,向戰乾坤壓迫而來。

    那威壓之強,宛如浩瀚星河,自九天之上傾灑而下,不僅壯觀無比,更是震懾八方。

    面對此等威壓,戰乾坤也是眉頭緊皺,不敢怠慢的他,趕忙使勁全力,用自己的最強威壓去迎面抵擋。

    然而,當兩股威壓相互碰撞的那一刻,就仿佛是一道水滴,落入洶涌的江河,瞬息便被淹沒,一去無影蹤。

    原來,對方的威壓乃是江河,而戰乾坤的威壓,卻只是滴水。

    嗚哇——

    于是,戰乾坤只得慘叫一聲,隨后便被對方強大的威壓,從天際之上,壓迫的了地表之上。

    轟——

    土壤翻飛,石屑四射,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戰乾坤被壓入了地底深處,慘不忍睹。

    “七品半帝?”

    “這竟是一位大人物,究竟是何方神圣?”

    此刻,眾人皆是吃驚不已,他們都感受到了對方那強大的實力,那威壓乃是七品半帝,而那威壓的主人,正是頭戴斗笠,站在炎邪身前之人。

    七品半帝,無論是何年紀,只要百歲以內,這在任何勢力中,都是一方人物,是一個角色,是受重用之輩。

    所以此時此刻,在場之人,無論是何身份,望向那天際之上的斗笠男子,都是肅然起敬。

    這不僅僅是因為對方救了他們一命,更是因為對方,那強大的實力。

    “前輩饒命,是戰乾坤有眼不識泰山,誤以為前輩是那楚楓朋友,先前出言不遜,理當該罰,可還望前輩看在我師尊的面子上,給晚輩一個機會。”

    此刻,戰乾坤也是慌了,他先前的傲氣已然不在,先前的狂妄已然不在,有的只是戰戰兢兢,有的只是驚恐萬分。

    先前的威壓對決,讓他清楚的了解到了對方的強大,那根本就是他無法抗衡的人物,在這種人的面前,他能做的,唯有求饒。

    “呵……前輩?”然而對于戰乾坤的求饒,楚楓卻是輕笑一聲,隨后說道:“你也不仔細看看,我究竟是誰。”

    話罷,楚楓將頭上的斗笠緩緩摘下,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天哪,竟然是他?!!!!”

    此刻,在場之人,無一不是目瞪口呆,大吃一驚。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