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限制級巨星 > 第344章 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兩輪葡超聯賽很快就過去了,波爾圖高歌猛進的勢頭不減,主場擊敗歐冠慘敗的雷克索斯之后,他們領先第二名的分數已經達到了15分,在聯賽還剩下9輪的情況下,波爾圖奪冠已經毫無懸念,懸念只剩下他們能夠提前幾輪奪冠。

    聯賽高枕無憂,波爾圖把目光轉移到了歐冠賽場。

    歐冠八分之一決賽第一回合,波爾圖客場2:2逼平馬競,在晉級的道路上踏出了堅實的一步,回到主場,只要一個0:0的平局,波爾圖就可以淘汰馬競晉級八強。

    不過波爾圖可不敢死守,對手有很多天才球員,只要他們靈光一閃,就有可能洞穿你的大巴,另外也難保自己的后衛和門將不失誤。

    上一場比賽,波爾圖的兩個失球,一個是阿圭羅和弗蘭的靈光一閃,一個是門將赫爾頓的失誤。

    第一回合,波爾圖是第一比賽日打,這一回合,波爾圖是第二比賽日打。

    能夠多休息一天,還能看看歐冠對手們的狀態,這是波爾圖是非常有利的。

    因為客場打得好,回到主場的波爾圖還是比較輕松的,不過首日比賽結束之后,波爾圖上下馬上變得緊張起來。

    第二回合的畫風顯然和第一回合完全不同,第一回合除了雷克索斯和拜仁的比賽進了5球,其他的三場比賽加起來才進了4個,但是這一回合,拜仁7:1屠殺了雷克索斯,利物浦4:0橫掃了皇馬,切爾西客場2:2戰平尤文圖斯,比利亞雷亞爾客場2:1擊敗潘納辛納克斯,四場比賽加起來進了19個球。

    雷克索斯被拜仁兩回合打了個12:1,制造了一個恐怖的慘案,雖然有雷克索斯歐戰經驗極其貧乏的因素,但葡超聯賽水平低下也是重要因素。

    另外切爾西客場2:2逼平尤文圖斯,比利亞雷亞爾客場2:1擊敗了潘納辛納克斯,這兩場比賽說明在歐冠淘汰賽的生死戰中,主場優勢的影響并不大,根本還在于自己的實力。

    顯然,看了第一個比賽日的比賽之后,馬競人的信心會恢復不少。

    第二天上午訓練之后,波爾圖的教練組馬上在戰術室給球員們開了個會。

    費雷拉表情嚴肅的道:“大家都看到了,淘汰賽的第二回合是什么樣的,生死戰就是這樣,不可能像第一回合那么保守,客場2:2的比分并不保險,我們想進八強,一定要贏,再好的防守也不會沒有一點失誤,只有領先才是最保險的。”

    助教埃曼努爾道:“馬競的攻擊力很強,來到客場,他們除了進球沒有別的選擇,可想而知,我們的后防線會承受多大的壓力,想扛住弗蘭、阿圭羅、馬克西和西芒的沖擊,我們除了防守球員集中百分之一百的注意力,其他球員也必須積極回防,避免讓對手直接面對我們的后衛,除此之外,我們還要在進攻中給對手足夠的壓力,讓他們的后衛不敢過分的前壓。”

    戰術室里的球員們也都很嚴肅,一個小聲嘀咕的人都沒有,顯然,波爾圖的年輕球員們都被第二回合殘暴的比分嚇壞了,太恐怖,他們不敢想象葡超排名第五的雷克索斯和五大聯賽豪門的實力差距居然會這么大,而拜仁目前的實力還不算頂尖的豪門。

    在第一回合雷克索斯0:5輸給拜仁的時候,高小冬還在想,如果自己在雷克索斯,比分會是多少,現在他不用想了,自己在雷克索斯的話,一樣是慘敗,這個實力差距不是自己可以彌補的,不過比分可能會好看一點。

    會議結束,中午都不準回家,所有的球員都在橄欖枝訓練基地的餐廳用餐,然后在球員公寓里休息,等待晚上和馬德里競技的第二回合生死戰。

    中午飯后,費雷拉和馬競主教練雷西諾一起參加了賽前的新聞發布會。

    在新聞發布會上,馬競的主教練雷西諾似乎從首日的比賽中找到了信心和靈感,他表示盡管波爾圖的陣中也有著一些才華橫溢的球員,但他的感覺是“可用天才的深度”將力助自己的球隊晉級。

    隨后雷西諾對此做了說明,“波爾圖實力很強有幾名速度很快,且非常強壯的球員,不過我們有更好的天才,阿圭羅不僅快,而且技術更加出色,更有想象力,他是第二個梅西,我認為他能夠帶領馬競晉級下一輪,此外龐格勒、弗蘭、馬克西、西芒都有改變比賽結果的能力。”

    雷西諾甚至自欺欺人的表示“第一回合的平局不是一個壞的結果,他們已經從這里帶走了一場平局,但我們可以在葡萄牙取勝。”

    冷靜和低調的費雷拉也忍不住諷刺道:“主場打平對馬競是個好結果,這會讓他們更有斗志打客場。只有一只球隊能夠晉級八強,希望馬競像我們一樣昂著頭走出巨龍球場。”

    費雷拉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法爾考闖進了高小冬的休息室。

    “高隊長,打擾了。”

    “不客氣,老虎,快過來坐。”高小冬對法爾考這個稱呼很高興,高隊長顯然比瓜林叫他高隊副好聽多了。

    法爾考道:“不用了,我就想問您幾句話。”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你站著問話,我怎么回答,感覺跟審犯人差不多。”

    法爾考無奈,只好坐下了,道:“高隊長,我想問一下,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高小冬驚訝的道:“老虎,這話從何說起?”

    法爾考道:“但是在上一場和馬競的比賽中,你就給了我6腳傳球,而給了胡爾克20腳傳球。”

    我擦,記得這么清楚,高小冬笑道:“老虎,我對你能有什么意見,我和胡爾克配合時間長,有默契,和你還不熟。”

    法爾考堅定搖搖頭:“不,我記得有個球,我的位置很好,無人防守,我舉手要球了,但你沒有傳給我。”

    尼瑪,這都記得,高小冬要被法爾考搞瘋了,“可能是我沒看見,畢竟比賽那么激烈。”

    法爾考道:“不,你看見了,你還和我對了眼神。”

    特么,我給你個大男人送什么秋波,就是眼神掃過你,也不一定看到你,但這話不能說,說了不是目中無人嘛,高小冬只好道:“你無人防守,我這邊時刻有人盯著,不一定能傳過去。”

    不知道是被高小冬的平易近人的態度說服,還是認可了高小冬的解釋,法爾考道:“謝謝隊長,您是球隊的進攻核心,希望您公平對待每一個前鋒,我向您保證,我的進球效率一定比胡爾克高,不打擾你休息了。”

    法爾考向高小冬道了個午安,出去了。

    看著法爾考的背影,高小冬笑了,原來這個場上勇猛如虎,場下安靜如羊的家伙吃醋了。

    “我就給你幾個傳球,看看你能進幾個。”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