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驚世之劍(第二更!)


    村長眨眨眼睛,試探道:“難道他也姓秦……”

    清幽山人譏諷道:“是啊,他的確姓秦。難道秦崇明也是霸體?道兄,你讓我有些不解了,我小玉京都不知道有霸體這回事,你是如何如此篤定世間有霸體一說的?”

    村長心潮起伏,并不解釋,搖頭道:“我只是疑惑,無憂鄉的神祇怎么會來到小玉京?”

    “這位前輩本來便是小玉京的創立者之一。”

    清幽山人道:“我從小玉京的記載中得知,他與人定下了土伯之約,后來,他決心違反這個約定。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做,于是他的元神被土伯收走,只有軀體留了下來。他自己在死前將自己的神藏化作七座神殿。他用心良苦,就算是死后也要留下這七座神殿栽培后人。”

    村長看向三元殿,疑惑道:“七座神殿?莫非這里除了三元殿五氣殿六合殿之外,還有七星殿天人殿生死殿和神橋殿?為何不見其他幾座神殿?”

    “人體之中七大神藏都是一體,七座神殿自然也是一體,其他幾座大殿,都在這座三元殿之中。”

    清幽山人道:“適才你說既然我已經開了三元殿五氣殿,何不一鼓作氣開了六合殿。其實是因為我小玉京也沒有開啟六合殿的能力,這尊無憂鄉的神祇有許多秘密,六合殿能不能開,不是我說的算的。我小玉京的三元老人和五氣老人,只能打開三元殿和五氣殿,六合殿打開不了。我小玉京的人手不夠,再加上老道主和老如來倒是夠了,但是他們二人剛剛來到小玉京,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熟悉六合殿。”

    小玉京的老仙人只有十多人,開啟六合殿需要六位最頂尖的強者。到了七星神殿需要七位他們這個層次的存在,小玉京更加人手不足。

    “我說你雖然小氣,但還不至于對無憂鄉的人這么小氣,原來如此。”村長笑道。

    清幽山人冷哼一聲:“這尊神祇的一切都煉到神的層次,神眼,神手,神腿,神的肉身,不僅如此,他的元神也達到極為精純的程度,他的法力之雄渾,也是神的層次。他的智慧,也是神的層次!道兄,人皇倘若選擇三元突破,我只怕他什么好處也得不到!”

    村長思索一下,徐徐道:“他的法力也是神的層次?那么牧兒真的遇到對手了。”

    清幽仙人不解。

    村長淡淡道:“我殘老村幾個老不死的都各有所長,我們九人有些地方都達到了神的境界,但是在法力上無一人能夠達到神境。但是牧兒的元氣之雄渾,卻達到了這一層次。他的境界雖然沒有跟上來,但法力雄渾程度,卻讓人拍馬不及。如果說天下間還有人能夠擁有神一般的法力,這個人定然不會是延康國師,而只能是牧兒!”

    清幽山人也知道秦牧的修為是何其強橫,道:“你適才說,他的劍法還有許多破綻,遇到見識超過他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想,他已經遇到了。”

    村長心頭大震:“這尊神祇也是神劍?”

    清幽山人點頭,似笑非笑道:“道兄,你現在是否能夠與我說說霸體是怎么回事了吧?”

    村長微微一笑,悠然道:“霸體獨一無二,超越四大靈體,是天底下最罕有的體質。只要世間出現一個霸體,便不可能有第二個霸體。但是會有偽霸體出現,爭奪霸體氣運……”

    三元殿中。

    秦牧腳步邁開直奔那尊少年神祇而去,步履沉重但速度極快,腳步落下,踩得泥土翻飛,大地波浪般抖動。

    泥土碎石,飄起來的一瞬間便被融化,有的在空中變成了陶劍,有的變成了石劍,有些石頭中藏有金屬,也被燒熔提煉,化作鋒利的飛劍!

    將煉寶融入到戰斗之中是秦牧的絕技,啞巴并未教過他,但是活學活用歷來是秦牧的長處。

    他在這里不能動用自己帶來的靈兵,那么就當場煉制!

    待到兩人相距百丈遠近,秦牧身邊已經有百十口飛劍之多,與此同時他的劍法施展開來。

    一出手,便是劍履山河!

    秦牧胸腔中豪情涌蕩,神可伐與?曰:可!

    他的劍光暴漲,一口口飛劍迎著那尊少年神祇攻去,劍光閃閃,只是百口飛劍太少,他體內的劍光迸發,以劍光來彌補飛劍的不足。

    他飛速向前沖去,劍履山河也在向前鋪去,山山水水如同畫卷展開一般涌上前去,這一劍他動用了自己的各種領悟,村長的傳授,國師的開悟,秦漢珍的指點,他將自己的所得融入到劍中!

    劍光威力暴漲,這是他威力最強的一招,即便是劍圖第二招一劍開皇血汪洋,威力也不如劍履山河,因為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劍履山河上,對劍履山河的改良最多。

    相比村長傳授他的劍履山河,在威力上秦牧這一招已經有了近倍的提升!

    而在他的對面,少年神祇指掌間也有劍光爆發,數不清的劍光飛來,秦牧微微一怔,立刻看出了玄機。

    “無憂鄉的劍法!他是來自無憂鄉!”

    他顧不得多想,兩人劍法終于碰撞,無數劍光將兩人同時淹沒,巍巍山河中蘊藏的威能悉數釋放出來,而無憂鄉的劍法威力也自暴漲!

    三元老人站在日月和高山之上向下看去,只見山河在剎那間潰縮,陡然無窮的能量爆發開來,如同兩個雪亮的大球向外膨脹。

    “了不起啊。”大日之中的天元真人驚嘆。

    這兩招的威力爆發殆盡,秦牧與那少年神祇倒飛而去,轟然落地,身形依舊止不住的向后翻滾,像是從山坡上滾落下來的破布娃娃一般,一邊翻滾一邊四肢無助的甩來甩去。

    啪——

    秦牧貼在山崖上,身上一道道劍傷炸裂,鮮血在崖壁上涂出一朵朵梅花烙印。

    “我的劍法……”

    秦牧咳血,緩緩從崖壁上滑落,噗通一聲坐在地上,臉上的震驚難以掩去:“輸了……”

    他第一次施展出自己完善的劍法,然后就痛痛快快的輸掉了,劍法被對方破去。

    而他的對面,少年神祇嘭的一聲砸入一座山頭中,一塊塊巨石被震得脫落從山崖上落下來。他身上沒有劍傷,但是秦牧這一招的威力太大,超出了他所能抵擋的范疇。

    單論劍法,他的劍法的確在秦牧之上,秦牧的劍履山河盡管操控了上百口飛劍,再加上無數道劍光,但沒有一道劍光一口飛劍擊中他。

    然而秦牧這一招巨大的威力將他重創,劍法威能爆發時,恐怖的力量碾壓過來,雖然沒有直接擊中他,但讓他的肋骨傳來折斷聲。

    少年神祇卻仿佛絲毫感覺不到疼痛,雙臂震動,從山石中脫身而出,向前滑行數十丈,平穩落地。

    他的腋下,斷裂的肋骨刺穿了他的皮膚,骨頭茬子露在外面,然而他卻似乎毫無知覺,抬手將斷骨抽了出來,隨手扔在地上。

    山崖下,秦牧搖搖晃晃起身,怒吼一聲,運轉造化人王功,將身上傷口封閉。

    他沒有選擇用龍涎來治療傷口,他的傷口中藏著對方的劍意,不驅除劍意,龍涎也無法治療他的傷勢。

    而且,對方也沒有療傷,既然如此,索性公平一戰!

    “霸體,舉世無雙,若是我不能勝你,便是我不夠努力!”

    秦牧催動霸體三丹功,身形突然神化,化作牛首人身腳踏雙龍,眉心間長出一只牛眼,咕嚕滾動一下。

    他周身火焰熊熊,腳下雙龍大步向那少年神祇沖去。

    動用劍履山河這一招對他的消耗極大,倘若繼續動用這樣的招式,他支撐不了多長時間,所以必須要換招。

    少年神祇的身軀也在變化,化作虎首人身的太白星君形態,也是足踏雙龍,不過卻是金氣所化的雙龍,而秦牧腳下的雙龍則是火氣所化。

    兩人腳下雙龍飛奔,突然兩兩折向,幾乎平行向旁邊的一座山峰沖去,大龍援壁,龍爪扣在山石上,腳步如飛,向山上攀爬而去,而在龍背上的兩人各自都是神化形態,施展出神化形態的最強神通,向對方攻去!

    那座大山極高,正是地元真人所立的那座山頭。

    即便此山巍峨高達千丈,但秦牧與少年神祇也即將殺到山頂,兩人的功法連連變化,五曜境界的五大神化形態被他二人施展出來,時而是人首鳥身的歲星君形態,時而是人首蛇身的鎮星君形態,忽而又化作人首赤發蛇身的辰星君形態,奮力搏殺。

    地元真人雙手虛虛抬起,這座大山頓時開始生長,山巒膨脹,越來越大,越來越高。

    秦牧與少年神祇不斷上行,殺得亂石崩飛。

    “法力也比我絲毫不弱!他絕對是霸體!”

    秦牧心中震驚莫名,他已經不知覺的落在下風,他一邊抵擋對方的攻擊,一邊融化巖石煉制石劍、鐵劍、銅劍,想要占據兵器優勢。

    不過他分心之下,便被對方壓制,少年神祇盡管在他下首,卻逼得他不得不向上退去。秦牧煉制的飛劍不斷被他擊飛,一口口劍破破爛爛,橫七豎八的插在山崖上。

    兩人身影幾乎與地面平行,不斷向上奔走,勢頭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

    “這座山不能再升高了,繼續升高的話,便會崩塌。”

    地元真人皺了皺眉頭,正要從山頭上離開,讓出地方讓他們盡情廝殺,突然秦牧運轉所有法力,與少年神祇硬拼了一記。

    “人皇還是太年輕了,他煉制飛劍,損耗了不少法力,而今又與神祇硬拼,只怕是拼不過了。”

    地元真人剛剛說到這里,兩人都被震得從山崖峭壁上脫離出去,秦牧被震得高高彈起,而少年神祇則被震得向下落去。

    秦牧強行止住身形,全身上下的劍瘡頓時裂開,鮮血滋滋向外噴。

    “勝負已定!”

    他爆喝一聲向下沖去,所過之處,山崖上一口口石劍、鐵劍、銅劍紛紛飛起,向少年神祇攻去!

    這一面山崖上,插滿了他煉制的各種劍,此刻不知多少口石劍鐵劍銅劍在秦牧的駕馭下向少年神祇瘋狂攻去!

    少年神祇來不及躲避,元氣爆發,劍法施展出來,叮叮叮暴雨打梨花般密集的劍光碰撞,他的劍法的確高深,但是畢竟失去了地利,被從上而下傳來的力量壓得穩不住身形向山下墜去!

    而山崖上,更多的石劍、鐵劍、銅劍飛出,匯聚成劍的洪流,秦牧以氣御劍,每一口劍的速度都各不相同,劍招也各不相同,時慢時快,時進時退!

    他施展的還是劍履山河,依舊是自己威力最強的一招,少年神祇的劍光時不時破開劍雨擊中在他的身上,讓他身上多處一道道劍傷。

    秦牧似乎全然感覺不到疼痛,劍法壓迫著少年神祇以更快的速度向地面撞去!

    大地越來越近。

    “你輸了!”

    秦牧露出一絲笑容,無數口石劍鐵劍和銅劍裹挾著少年神祇狠狠撞擊在地面上!

    轟隆!

    大地劇烈震動,澎湃的氣流卷起一塊塊山石四面八方吹拂而去,地面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斷劍橫七豎八的插在坑洞周圍。

    嘭。

    秦牧緊隨其后砸了下來,將地面砸出一個小一些大坑。

    這個小一點兒的大坑中傳來他氣若游絲的聲音:“你是……偽霸體,嘿,嘿嘿……”

    而在此時,大坑里傳來動靜,秦牧毛骨悚然:“還活著?”

    ————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八點!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