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四百零四章 無敵


    “親家公來殺姑爺了!”

    司蕓香興奮的小臉通紅:“皇帝要殺頭,教主迫不得已反抗,集合我天圣教之力干掉皇帝,自己做了皇帝。然而秀公主嫁給了教主成為后宮佳麗,雖然心念著情郎,但同時又要報殺父之仇,掙扎糾葛,還要提防后宮傾軋。又有香圣女,也就是我,意圖殺了教主自己做皇帝,秀公主既要在后宮中對抗我的陰謀詭計,保護教主,又要殺掉教主,真真是好一場虐戀!”

    靈毓秀送她兩個白眼珠子:“香丫頭,你想得太多了,我爹這次是為了羽曌青羽族長的事情來的。安頓這么多天羽族,須得他親自出馬,而且羽族長是天羽世界的主人,無論如何都要他親自招待,才不是要來殺放牛的。”

    秦牧笛聲婉轉,一條條蛟龍游走,出現在他們前方。

    幾乎同一時間,一陣陣龍吟之聲傳來,天空中龍氣縱橫馳騁,延豐帝從天而降。

    皇帝這次來的目的并非全如靈毓秀所說,他此來不僅僅是為了羽曌青和天羽族,同樣也是為了靈毓秀。瞎子將靈毓秀擄走,并且將他引到大雷音寺,害得他與如來談論了幾天的佛法才得以脫身。

    不久前秦牧命人帶去奏折,他得到奏折之后便立刻趕往這里,那些宮廷侍衛羽林軍都被他拋在身后,便是為了興師問罪。

    這廝膽大包天,連自己的女兒也強搶了去,雖說他不強搶,說一聲靈毓秀也就跟他走了,但強搶就是不行!

    更何況那天晚上那個老瞎子還塞了只雞給他,說是要請親家公吃雞喝喜酒,讓他有一種不妙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家的白菜被豬拱了,心里很是受傷。

    不過,延豐帝落在莊園中,這才覺得有些不妙。

    這片莊園的氛圍有些不太對勁,那個擄走自己閨女的老瞎子站在那里,身材矮小,但是氣勢卻極為偉岸,黑色的龍骨圍繞他盤旋飛舞,殺氣森然。

    而一座座大殿前,一位位女中豪杰殺氣騰騰的站在那里,延豐帝眼角亂跳,這些女子之中竟然還有他的生母,太后娘娘!

    “太后離宮半年了,我命人打探,卻是她得到了玉面毒王的消息,去追玉面毒王了。”

    延豐帝臉色頓時鐵青,心道:“朕豈能讓這種令皇家蒙羞的事情發生?于是命人暗中放出玉面毒王的消息,引出玉面毒王的那些姘頭,一起去追玉面毒王,打算借她們之手把太后逼回來。怎么,太后似乎與這些老對頭和好了,打算與她們在這里住下不成?”

    他欲哭無淚,靈家的女子想來作風大膽,不想其他小家碧玉,她們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不過家丑不可外揚,皇帝的臉面卻還是要的。

    延豐帝又看向司婆婆,腦中一片空白,只覺唇干舌燥,后宮佳麗三千頓失顏色。

    秦牧將他從老道主和老如來手中救下來時,便曾經安排他住在這里,延豐帝對這個地方有印象,但是卻沒有見過真容,都是司婆婆用一根竹竿挑著飯菜給他。

    現在延豐帝得以見到司婆婆的真容,頓時驚如天人,有些魂不守舍。

    秦牧高聲道:“陛下,江山還要嗎?那位是厲教主!”

    延豐帝壓下心頭的震驚,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司婆婆咯咯笑道:“臭小子,壞我好事,否則這江山都是我們天圣教的了!皇帝,你的傷勢好了沒有?修為回到巔峰了沒?沒好的話,只怕你要完蛋了!”

    延豐帝目光流轉,落在羽曌青身上,只見這女子與人族有些不同,像是異域中人,心道:“她便是秦愛卿奏折里提到的天羽族長?修為卻也極強……他們在防備何人?”

    他剛剛想到這里,又看到了坐在輪椅中的瘸子,殿中揮毫如飛的聾子,隨即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轉向,看著從山上下來的那個少年。

    延豐帝心神大震,看著那個背著箱子的少年,這個少年看起來年歲不大,但給他的感覺卻無比強大,甚至比上蒼來的神祇還要強橫!

    “射日神炮應該帶過來!”

    延豐帝咬牙,他的神藏損傷太重,修為至今還未完全恢復。不過秦牧召集天下的術算高手,建立了神橋空間術數模型,讓他從中揣摩出了許多修復神藏的訣竅,而今修為已經恢復了九成,也算是當世頂尖高手了。

    但對面對這個少年,他卻有一種龍被拿捏七寸將被扒皮抽筋的感覺,極為危險,比老道主老如來還要危險!

    “皇帝的修為也是不壞。”

    星犴向他看來,見禮道:“山野散人星犴,見過陛下。陛下的法力已經達到了近神的層次,你的神藏經過一次毀滅,然后重塑,比其他人的神藏更強,值得收藏!”

    他的眼睛是瞎子的神眼,雙眼中似乎有一種詭異的魔力,能夠看穿眾人的一切,一眼便看出延豐帝破而后立,神藏之穩固幾乎天下無雙,不禁動了見獵心喜之心。

    延豐帝只覺自己仿佛變成了獵物,被獵人盯上了一般,心中一緊。

    星犴隨即看向瞎子,露出驚容,贊道:“道友的心神如此強大,雖然被我挖走了雙眼,但卻另辟蹊徑,走上了另一種神眼巔峰,這是心神眼嗎?用元神來代替神眼,心神眼天下無雙,我很喜歡你的元神。”

    瞎子冷哼一聲。

    星犴又看向羽曌青,眼睛一亮,贊道:“這身皮很不錯,我的箱子里要騰出一個架子,用來放你的皮。”

    他的目光落在輪椅上的瘸子身上,隨即從瘸子身上挪開,瘸子大怒,咬牙道:“老不死的,還我腿來!”

    星犴沒有搭理他,目光徑自落在一旁的大殿中正在揮毫作畫的聾子身上,贊道:“腦中有大千江山神仙鬼怪,溝壑萬千,方能在筆下畫出大千世界。我喜歡你的腦子。”

    聾子停筆,向他看來。

    星犴的目光又從一個個女子身上挪開,對這些女子沒有放在心上。追求藥師的女子雖然很多都是強大之輩,久負盛名的江湖名宿,也有些教主級的奇女子,但多數都沒有達到值得他關注的程度。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司婆婆身上,露出驚訝之色,卻沒有被司婆婆的美貌迷惑,喃喃道:“凡人,怎么可能竟有如此的美貌?這具身體,我也想要……”

    “你來晚了!”

    厲天行冷笑道:“星犴,這具身體是我的!”

    “厲教主是嗎?”

    星犴微微一笑,悠然道:“我曾經見過你,那時你還是雄才偉略,志懷天下,是什么讓你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是了,是這神一般的美貌,讓你迷失其中了。你將自己的元神種在這具身體的道心之中,是想鳩占鵲巢,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不過,這件藝術品,被我看中了,你只能挪一挪窩了。”

    厲天行嫵媚一笑,即便是女子看到她的笑容也被迷得神魂顛倒,而星犴卻不為所動,環視一周,欣喜道:“我這次是來尋秦教主為我醫治,沒想到卻遇到了這么多值得收藏的藝術品,真是一件幸事!諸位,諸位!”

    他團團見禮,喜不自勝:“謝謝你們!”

    瘸子再也忍不住,雙手推著輪椅沖上前來,厲聲道:“我雖是神腿,但也是神手!偷天換日玄功不僅僅是腿功……”

    呼——

    輪椅飛起,瘸子雙手千變萬化,讓人眼花繚亂,偷天換日玄功分為偷天神腿和換日神手,瘸子能夠被稱作神偷,他的手上功夫卻也極為可怕,無視一切封印和禁制,偷天換日!

    嘭。

    輪椅粉碎,瘸子倒飛而去,栽入大殿中躺在地上起不來身。

    “神手,你還差一些。”

    星犴哈哈大笑,轉身向后抓去,只聽龍吟聲響起,他的手掌一扣,將瞎子刺來的槍尖捏住,瞎子手中的大黑槍乃是黑龍骨所化的龍拓神槍,槍出如龍,龍吟龍嘯,腳步移動,槍如幻影,如同無數條黑龍瘋狂向星犴刺去!

    單論槍法,瞎子的造詣已經絕頂級的存在,豢龍君不察之下,被他近身,也是在瞬息間便解決戰斗。

    他雖然沒有雙眼,但心神眼比神眼更強,能夠看破一切招式破綻,龍拓隨心所欲,攻勢凌厲無匹。

    然而他卻遇到了更為可怕的存在,星犴的眼睛是他的神眼,只比心神眼遜色一籌,但是星犴的法力卻是神一般的法力,每接下他一擊,便震得龍拓不斷顫抖,瞎子矮小的身軀也被震得顫抖,退后卸力,雙手發麻。

    “哈!”

    瞎子眉須怒張,身后浮現玄武元神,傾盡一切力量,與此同時太后娘娘與諸女撲上來,霎時間整個山莊各種光芒迸發,神通浩蕩澎湃。

    轟隆!

    一聲聲驚呼傳來,太后娘娘與諸女吐血倒飛而去,星犴笑道:“你們連讓我收藏的興趣都沒有,還是沒有必要出來獻丑了!”

    “打朕老母?朕要殺你的頭!哤——”

    延豐帝身軀大震,元氣爆發,神藏轟鳴開啟,一重重神藏中傳來龍吟虎嘯,探手便是九龍神火從天而降,向星犴轟去。

    星犴微微一笑,頭頂突然天靈蓋洞開,天靈蓋飛出,如同一口大金缽,唰的一聲將九龍神火收入金缽中,金缽又變成天靈蓋,依舊蓋在他的腦袋上。

    延豐帝吃了一驚,周身天龍纏繞,近身廝殺,與瞎子合力圍攻星犴。

    與此同時聾子大筆如椽,用力一挑,剛剛畫好的畫呼啦啦從殿中飛出,聾子持筆,縱跳如飛,突然間身形一沉,沒入一張畫中,筆從畫中刺出,在星犴身上一抹,星犴身不由己落入畫中。

    一張張畫豎在空中,嘩啦啦飛舞,只見畫中神魔萬千,圍攻畫中的星犴。星犴身形在畫中移動,將一尊尊神魔擊殺,變成一灘灘墨水。

    突然聾子從畫中跳出,大筆向所有的畫抹去。

    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畫向內部空間坍縮,接著猛然爆炸,威能恐怖無比!

    聾子松了口氣,突然一只手掌從爆炸中心刺來,點在聾子的心口,瞎子連忙擲出龍拓,龍拓化作黑龍纏繞在這條手臂上,兩人力量爆發,聾子吐血倒飛而去,仆倒在地!

    聾子爬起來,又吐了口血,四肢一軟趴在地上,嘶聲道:“他的法力和肉身都太強了,我傷不到他,但是他也被困在我畫中,你們盡快,我困不住他多久……”

    延豐帝身形沖入爆炸中心,群龍飛舞,與星犴大戰,同時瞎子龍拓黑槍不斷向爆炸中心刺去,快如閃電,但是卻沒有傷到延豐帝,而是每一槍都精準的刺向星犴。

    “輪到我了!”

    厲天行長嘯,飛身而來!

    ————本章多寫了五百多字。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