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阻擊上蒼


    豢龍君載著他們從涌江前行,飛躍密水關,進入大墟,游至鑲龍城附近,只見他們背后大水翻涌,又有一條蛟龍破水而出。

    “主公,我受縛于誓言,不能離開涌江。土伯之約將我鎖在涌江,離開這里便必死無疑。你們想去星海,我去不了。”

    豢龍君潛入涌江之中,道:“不過我可以讓蛟王神帶你們前去。”

    那條蛟龍身體幾乎與江水一般顏色,正是蛟王神。蛟王神的實力極為強橫,不比豢龍君差,有他載著秦牧等人進入大墟,也可以做到黑暗不侵。

    秦牧帶著司蕓香、炎晶晶跳到蛟王神背上,而狐靈兒則來到他的肩頭,一條條蛟龍瑪哈瑪哈的叫著,爬到蛟王神的身上,很是親昵。

    龍麒麟也跳了上來,對這頭蛟王神頗為敬畏。

    蛟王神身軀矯騰,直奔星海而去。

    秦牧回頭看去,神斷山脈上的眾人已經不可見,而在上空,正有一顆顆星辰飛速接近。

    突然,神斷山脈上仿佛有烽火從一個個山頭上亮起,極為絢麗,烽火連天成一線,這幅場面很美,將原本有些單調的大墟的黑夜點綴得富有詩情畫意。

    蛟王神載著他們駛入星海深淵,神斷山脈上的景象已經不可見。

    “祖師怎么還沒有來?”

    龍麒麟納悶道:“他應該快到了吧?”

    司蕓香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秦牧道:“大墟的黑夜很危險,他可能會遲一會兒,我們先去太陽井。”

    龍麒麟點頭,道:“剛才圣女為何說他來不了了?”

    司蕓香輕聲道:“天黑,自然來不了。龍胖不要再問了。”

    神斷山脈的山頭上,啞巴背后的爐子熊熊燃燒,瞎子雙眸如同兩顆星辰,屠夫衣衫獵獵,手握刀柄,村長漂浮在空中,元氣顯化成型,讓他似乎又長出了手足。

    他們各自立在一個山頭上。

    瘸子與馬爺在一個山頭上,司婆婆、聾子、藥師三人占據一個山頭,另有老道主、老如來、清幽山人、延康國師、羽曌青等人各自占據一個山頭。

    土行峰、玄圣武、翼王、鯤王與妖族五仙的實力非凡,也各自占據一個山頭。

    眾人元神顯化,他們的元神幾乎凝聚成實質,如神如魔,立在他們身后,靜靜等候大戰的到來。

    黑暗的星空,十八顆星辰越來越大,向這里飛速接近。

    村長氣勢爆發,山頭上一道劍氣沖天,如同一道絕壁橫在天地間,擋住那一顆顆星辰的去路。

    “日曜東海千疊浪!”

    屠夫震刀,山頭上的刀光如同一輪大日冉冉升起,濤聲傳來,刀勢如海,浪濤映照著從大日中射出的刀光,向黑暗的天空照耀而去。

    “真是天下第一刀法!天刀名不虛傳!”

    馬爺身軀越來越大,眉心長出一枚豎眼,如同一尊巨人身上纏繞著青龍,腦后一輪大日躍出,風雷轟鳴:“夸父逐日風雷急!”

    “阿巴!”

    啞巴放下木頭箱子,向馬爺豎起大拇指,箱子打開,一箱子銀丸流動隨時變化。藥師的藥簍子里一只只毒物爬了出來啊,從他腳下如同潮水一般四下鋪去,突然有些蜘蛛在一座座山峰間蹦來蹦去,搭建蛛網。

    漸漸的,那些蜘蛛跳到空中,在空中織網。

    司婆婆身后突然浮現出大羅天星斗的星象,星象越來越小,飛速收縮,接著落入她的掌心中。

    瘸子則緊張兮兮,東張西望,隨時可能逃走的樣子。

    “來燒一把地火吧!”

    土行峰哈哈大笑,腳下的神斷山脈突然火山爆發,土行峰揮錘砸下,火山越來越高,在自發生長。

    鯤王大笑道:“三寸釘還是豪情不減。看我水斷星空!”

    他身后陡然有滔天大水沖天而起,如同大海豎在天地間。

    “鯤王,借我一臂之力!”玄圣武大笑一聲,現出真身,縱身跳到海中,像是一艘龜甲船行駛在與地面垂直的海面上。

    翼王伸出一條手臂,猛地抖了抖,手臂長出羽毛,化作羽翼,羽翼錚錚作響,化作雁翅刀。

    而妖族五仙柳仙持鞭,白仙抱著個線團,狐仙懷抱琵琶,灰仙和黃仙各自背著個口袋,一灰一黃。

    “來了!”

    屠夫高聲道:“他們要強行闖關!當心,務必要將他們擋下,不能讓他們跨過神斷山脈!”

    那一道道星光越來越快越來越大,連成一條直線,如同十八顆彗星撞向鯤王豎起的海面,眼看便要將這片豎在空中的大海洞穿。

    屠夫刀光移動,無數刀光照耀在海面上,霎時間刀光返照,迎著那些星光斬了上去。

    叮叮叮,密集無比的聲音傳來,屠夫抵擋住第一道星光,第二道星光接踵而至,撞破日曜東海千疊浪,屠夫不禁悶哼,被震得砸入深海,借助鯤王的力量化去這一擊。

    第二道星光剛剛砸入大海便被一只只飛奔而來的蜘蛛屁股噴絲纏住,那道星光帶著一道道蛛絲砸在海面上,被一只只巨大的蜘蛛瘋狂拖住,總算把星光拉得停頓下來。

    第三道星光、第四道星光緊隨其后,“嘭嘭嘭”相繼撞入海面,然而海面突然裂開,露出后面血一般的汪洋大海。

    一劍開皇血汪洋!

    那兩道星光已經來不及停止,只得硬著頭皮迎著血汪洋沖去,試圖擊破這一招。

    轟轟。

    兩聲劇烈的碰撞傳來,兩個血淋漓的神魔帶著殘肢斷臂從這片血海汪洋的背后沖出,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但他們畢竟強橫無匹,雖然失了先機,但神魔畢竟是神魔,還是合力將村長這一招破去。

    然而迎接他們的還是血汪洋。

    一劍開皇血汪洋!

    延康國師振劍,他施展的也是一劍開皇血汪洋,與村長相同的招式,雖然是同一招,但是兩人的招式招法卻有些不同,意境也大相徑庭。

    這一招,延康國師已經從聾子所化的劍神背劍圖中參悟過不知多少次,可謂是他的劍法啟蒙。

    兩尊神魔膽寒,他們已經沒有了后路,只得迎著這片血海汪洋般的劍光沖去。

    嗤嗤嗤嗤,無數刺耳的聲音傳來,汪洋中神血噴涌,劍圖中幾根神骨滾落出來。

    其他星光沖來,撞擊劍圖,延康國師吐血,劍圖被破,眼看這些星光便要沖過神斷山脈,灰仙將自己的袋子打開,迎風一抖,頓時袋子瘋狂膨脹,如同一個巨大的洞口,將那些星光吸收進去。

    灰仙飛速系上口袋,正要向袋子里的神魔痛下殺手,突然袋子炸開,將灰仙炸得倒飛而去,柳仙連忙手臂一抖,手像是蛇一般柔若無骨,將灰仙卷住。

    她剛剛卷住灰仙,便立刻感覺到灰仙體內傳來上蒼神魔的可怕力量,不由臉色大變,頓時她的手臂被那股力量扭曲成麻花!

    柳仙連翻帶滾,瘋狂旋轉,竭力試圖把那股可怕的力量卸去。白仙見狀不妙,立刻飛身上前,盤子里一口口針相繼刺入柳仙和灰仙體內,將兩人體內的可怕力量導引出來,這才救下兩人性命。

    啪啪啪——,海面炸開一道道巨浪,一個個偉岸的身影站在海面上,海水四面八方涌動,喬星君、花君和言星君為首,呈三角之勢,而其他十三尊神魔則分散排開。

    這十六尊神魔壓得鯤王雙手顫抖,舉不起這海面,悶哼連連,突然雙臂咔嚓一聲折斷。

    那十六尊神魔還在向下壓,鯤王不禁吐血,急忙將大海放平。

    一座座山頭突出海面,眾人站在神斷山脈的一個個山頭上,下方是碧波蕩漾的海水,海水下方則是山體。

    這片海不深,厚度只有百丈左右,玄圣武所化的龜甲船上下顛倒的行駛在海的背面,騰蛇玄龜目光閃動,透過海面看著那一尊尊神魔的倒影,等待出手時機。

    村長眉須雪白,看向喬星君、花君和言星君,沉聲道:“星君,諸位,你們應該知道若是打開那些寶物,會引來什么后果。諸位一定要毀滅這延康國所有的子民不成?”

    喬星君面無表情,道:“要怪,只能怪你們不知天高地厚,惹怒了上蒼,惹怒了天,怪不得我們。老人皇,我們也是奉命為之。”

    村長道:“沒得談了?”

    喬星君搖頭道:“我雖然對諸位恨之入骨,但并不恨這下界的黎民百姓,我也不想這么做,但延豐帝一炮轟殺玉君時,便已經沒得談了。而今變法變道,更是斷絕了……”

    玄圣武在海的另一邊,來到喬星君的腳下,突然間暴起,騰蛇穿過大海,向喬星君纏去,而玄武的攻擊緊隨其后,只待騰蛇纏住喬星君,便一擊將喬星君擊殺。

    “……斷絕了談的希望。”

    喬星君任由騰蛇纏繞在身上,玄武的攻擊緊隨而來,卻見花君與言星君一左一右一花一簫插入玄武的左右太陽穴中,摧毀他的大腦。

    騰蛇唳嘯,正要營救,喬星君一口神劍為圍繞騰蛇飛速旋轉,騰蛇被斬得段段跌落。喬星君淡然道:“只有滅了這一代的黎民百姓,上頭才會放心。”

    “玄圣武!”

    鯤王大叫,手中金角長矛光芒萬道,向喬星君刺去,土行峰咬牙,揮起尖角大錘殺來,喬星君身后,一尊尊神魔齊動,向他們迎去。

    他們一動,瞎子、啞巴、五仙、翼王等人也不得不動,神斷山脈突然震動,被眾人的神通壓得矮了一大截。

    而在此時,星海越來越亮,鎖鏈嘩啦啦作響,一輪太陽從星海深淵中冉冉升起,驅散了四周的黑暗。

    ————暴雪影響,高鐵遲到了四小時,累死了,宅豬現在還在高鐵上,還沒有到長沙,明天事情很多,估計是無力更新了,請假一天或者兩天。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