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五百七十二章 他鄉遇故知(第二更!)


    那個小小的龍村,青芽將秦牧送走,又用元氣裹著真龍巢穴送到千里外的秦牧身邊,向青荒老人道:“老祖,為何這么快便送走秦世兄?他不是開皇后人嗎?”

    其他村民也是好奇不已,紛紛圍上前來,詢問道:“聽老祖說,老祖與開皇是生死之交,這次趕走秦世兄,有些不近人情了。”

    青荒老人瞪了他們一眼:“我們又不是人,近什么人情?再說,我當年是與開皇生死之交,但都是我吃虧多,占便宜少!開皇這家伙,自己帶著妻兒老小跑到勞什子無憂鄉快活去了,把爛攤子丟下來,自己不聞不問,老子給他擦屁股?想得美!”

    青芽等人面面相覷。

    青荒老人越說越氣,冷笑道:“沒見過我說粗話?老子當年是開皇天庭最有名的粗話行家,罵死過一尊牛神!開皇丟下一堆爛攤子,多少道友都在等待他東山再起,等待他卷土重來,然而呢?”

    他背著漁網,向村外走去,聲音帶著怒氣:“他至今沒有露面,涼了多少老兄弟的心?這個秦牧是他的一百零七世孫,落毛的鳳凰不如雞婆龍,一百零七世孫的名頭只能說說而已,哪個皇帝的一百零七世孫還是皇子?真龍的一百零七世孫還都不如小長蟲!他想請我出山,親自從無憂鄉里出來請我,否則就算皇太子來,老子都不搭理!”

    眾人跟上他,來到一處寒潭。

    青荒老人在岸邊撒網,卻遲遲沒有收網,過了片刻,思索道:“這個秦牧,其實是有些能耐的,但是還不夠,遠遠不夠……他來的目的是為了取回兵符,學習祖龍太玄功,我都給他了,我們青龍一脈不欠他什么,不欠秦家什么……”

    青芽等人不說話,一個中年漢子咳嗽一聲,道:“老祖再不起網,魚便都跑了。”

    青荒老人自言自語:“這個秦牧,是個慣于惹事的小家伙,我看人極準,斷然不會出錯。他的脾性與當年的開皇有些相似,都是坐不住的性子,都是喜歡折騰喜歡搗鼓的性子。我是擔心你們跟著他,會讓你們有性命之憂。咱們在村里生活了兩萬年,雖然很平淡,但是其樂融融……”

    “老祖,魚真的跑了!”青芽緊張道。

    青荒老人道:“雖說開皇那廝很討人厭,和他一起總是心驚膽戰,擔心不知道什么時候便死翹翹了,但是不知為何我總是很懷念那段歲月,一回想起來便感覺到心窩里熱熱的,一回想起來,眼眶便熱熱的……”

    青芽噗通一聲扎入寒潭中,過了片刻抱出來一條紅彤彤的大魚。

    青荒老人喃喃道:“我為何會懷念那段歲月,難道我老了么……不行,我不能讓你們出村,這個秦牧賊眉鼠眼的,一看便是一肚子壞水!”

    龍村的村民們正在噴火烤魚,將青荒老人扔在水潭邊,青芽小聲道:“我倒覺得那位秦世兄長得眉清目秀的,眼睛大大的很清澈,不像是壞人……”

    中年男子低聲道:“你少說一句。老祖在天人交戰呢。再說老祖天生就是罵人成精,嘴里能有什么好話?”

    “嚴叔,老祖真的罵死過牛神?”年輕人紛紛好奇道。

    那中年男子青嚴遲疑一下,點了點頭,悄聲道:“是一尊真神,被罵了三天兩夜,老祖嘴里的臟話沒有重樣的。那尊牛神還不了嘴,又打不過,活活氣死了,據說吐血成河,叫了三天這才咽氣……”

    眾人悚然,回頭看去,青荒老人還站在寒潭邊怔怔出神,自言自語:“這壞小子身上還有魔性,很深厚的魔性,連土伯都要鎮壓他。土伯一向只鎮壓窮兇極惡之徒,可見他的確不是什么好貨……不過這小子學東西倒是很快,而且還很有自己的想法,是一個另類的天才。但這么喜歡折騰,也很容易把自己折騰死……”

    龍村的年輕人們吃著烤魚,青芽疑惑道:“老祖是在夸秦世兄還是在罵他?”

    青荒老人還在天人交戰,喃喃道:“我不能讓小輩們陪我這個老骨頭荒廢在這里,或許讓他們出村未必會是一件壞事……”

    眾人將魚吃完,留下一地魚骨頭。

    青荒老人終于從天人交戰中走出來,抖了抖漁網上的水,準備收網,笑道:“青嚴,咱們今兒吃烤魚。吃罷之后,我許你們去大墟外轉一轉。”

    青芽等人歡呼,四散而去。

    青荒老人呆了呆,搖了搖頭。

    江淼化作人形,變成與秦鈺長相有些相似的少年,一邊跟著秦牧,一邊修煉祖龍太玄功,各種招法神通施展出來,不斷磨礪自身,很是勤奮。

    秦牧邊走邊催動自己的霸體三丹功,霸體三丹功運轉一周,祖龍八音便響了一遍,龍吟不絕,不斷淬煉自身。

    兩人走向靈能對遷橋,速度卻也不慢。

    秦牧為江淼煉了幾爐水行神元丹,讓他修煉累了的時候補充體能。江淼不挑食,水行神元丹其實味道并不好,但是與他的元氣相合,所以他也吃得津津有味,連贊秦牧的手藝。

    秦牧想起龍麒麟,暗嘆一聲,正在此時,他突然停下腳步,四下看了一眼,江淼急忙停步,好奇道:“教主,怎么了?”

    秦牧露出思索之色,道:“我剛才感覺到似乎有什么東西接近,但是細細一看,卻沒有看到什么。古怪,難道是我看走了眼……”

    他繼續向前走去,等到他們走遠,突然一株芍藥花像是青煙般飄動,然后化作班公措的模樣,只是身上長著一條鹿腿。

    “這小子竟然察覺到我,我的修為實力明明已經大大提升,竟然還被他發現,小兔崽子的修為提升得不慢啊。他身邊還有一個小鬼,像是龍族,這小子狗屎運,竟然能得到真龍相助……更有可能是這小子拐賣真龍!有人來了!”

    班公措剛剛想到這里,突然耳朵動了動,身軀一搖,化作一株大樹,樹干上冒出兩只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來轉去。

    嘩啦。

    一群青龍駕著狂風呼嘯而來,讓他不禁看直了眼,這些青龍最短的也有三五十丈長,奔行速度極快,看樣子是循著秦牧的足跡追蹤而來。

    呼——

    狂風呼嘯,幾十條青龍頓足,停在班公措周圍。其中最短的那條青龍搖晃身軀,化作一個青衣少女,細細查看一番,道:“他剛剛走過去,應該還沒有走遠!要不了多久咱們便可以追上他!”

    突然,最大的那尊青龍身軀盤繞,龍軀將班公措所化的樹木包圍,盯著這株大樹,道:“這株樹有古怪。”

    班公措不敢怠慢,連忙現出真身,陪笑道:“諸位龍族前輩,你們可是在追蹤一個秦姓少年?晚輩適才見此人相貌兇惡,鬼鬼祟祟的溜過去,身邊還拐帶了一個龍族少年。”

    “你見到他了?”

    青芽又驚又喜,連忙問道:“他去了何處?”

    班公措大義凜然道:“晚輩可以與諸位前輩帶路,定然叫這廝無路可逃!”

    眾人大喜,紛紛笑道:“倘若你能引領我們尋到他,倒省了我們一路追蹤。”

    班公措急忙客氣一番,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帶路,笑道:“這小子滑不留手,跑得很快,但是他難逃我的追蹤,諸位請隨我來!”

    諸多青龍各自化形,化作年輕男女,青嚴則是個中年男子,跟上班公措,追蹤秦牧而去。

    秦牧與江淼速度頗快,遠遠看到靈能對遷橋沖天而起的光芒。兩人加快腳步,來到城鎮中,秦牧采購一些藥材,道:“回到了太皇天,你便要去追隨秦鈺了,我答應過秦鈺師弟,借用你幾日,還要還給他。”

    江淼面露難色,道:“我從前靈智未開,所以才追隨他,現如今開了靈智,再讓我纏在他身上,我做不出來。教主,你可否出面,與他分說分說?他畢竟與我有恩,我不好開口。”

    秦牧想了想,笑道:“我向他借了一條幼龍,然后還給他一個大男人,這種事我也說不出口。你自己與他說。”

    江淼愁眉不展。

    兩人來到靈能對遷橋,江淼磨磨蹭蹭不愿進去,秦牧笑道:“到了太皇天,我做主,讓你與他結拜為兄弟,如何?”

    江淼終于釋然,笑道:“那就有勞教主了。”

    兩人正要走入靈能對遷橋,突然班公措一瘸一拐大搖大擺的走來,哈哈笑道:“秦教主,人生何處不相逢,別來無恙啊?”

    秦牧眼睛一亮,笑道:“原來是大尊。你可還記得上次你站在我背后,意圖加害于我,我是如何對你說的?下次見你,我取你首級。你想怎么死?”

    “你事發了!還想取我首級?”

    班公措冷笑,喝道:“你看我身后是誰?”

    他身后,青嚴、青芽等龍村的強者走來,青芽激動得向秦牧揮了揮手,笑道:“秦世兄,老祖許我們出村了!”

    秦牧也是又驚又喜,連忙道:“青荒老人許你們出村歷練了?實不相瞞,我天圣教正值用人之際……”

    班公措瞠目結舌,露出驚恐之色,心中暗道不妙:“敢情這廝不是拐了一條幼龍,而是拐了一群真龍……要糟,要糟……事不宜遲,溜之大吉!”

    他剛想走,身后出現一個中年男子。

    青嚴的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笑道:“秦世兄,這位小道友與你是熟人吧?多虧了他,我們這才能這么快便尋到你。”

    秦牧似笑非笑道:“我的確要好生謝謝大尊!嚴世兄,摁住他,這廝逃跑稱神!”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