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一四三一章 刀斬陰天子(第二更)
    成道。

    這個詞經常被太極古神掛在嘴邊,言語中充滿了羨慕。開皇并非無敵,倘若他們施展全力,還是可以留下開皇,但太極古神不愿再出手,僅憑妍天妃和不愿現身的昊天尊,她也無法留下開皇。

    妍天妃有些不解,一個后天生靈,竟然會被太極古神這等與天帝太初有著一般來歷的存在羨慕,直言他將要成道。

    “難道,我們的路真的走錯了?”

    妍天妃心中百味雜陳,御天尊開創天宮修煉體系,秦牧和昊天尊代御天尊傳法眾生,天宮修煉體系便作為今后百萬年無數生靈的修煉之路。

    即便是妍天妃也是這條路上的求道者,天宮體系她浸淫了太久,開皇在走出無憂鄉時曾說他開創了道境修煉體系,當時十天尊都當道境修煉體系是天宮體系的補充,雖然重視,但也沒有太重視。

    而現在,太極古神竟然說開皇將要成道,甚至是在太極古神之前成道,這就讓她百般滋味縈繞心頭,有酸楚,有苦澀,一時間無法從這個打擊中走出來。

    宮天尊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回頭看去,開皇早已無影無蹤。

    “開皇不會無緣無故便來殺我,那么到底是誰讓她來對我下手?”

    她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秦牧的身影,心中有了判斷。她踉踉蹌蹌飛身而起,倉皇回到自己的天宮之中,準備立刻閉關,除去劍道帶來的傷勢。

    這時,昊天尊的聲音穿入她的耳中:“開皇是受人之請前來殺你,宮道友不會想不出這個人是誰吧?你一力促成秦牧成為天盟的盟主,而這位你的盟友卻背叛了你,宮天尊,你能忍受?”

    他不知何時出現在宮天尊的天宮中,邁步向宮天尊走來,宮天尊布下的封禁對他來說似乎全然無用。

    隱隱約約間,宮天尊看到他的身后有一個影子在晃動,但是她傷勢太重,看不分明。

    昊天尊來到她的面前,似笑非笑道:“宮天尊,太帝背叛了你,太初背叛了你,你的兒子我的兄長瑯軒神皇也背叛了你,而今,你視為盟友的牧天尊也背叛了你。你有沒有想過里面的原因?”

    宮天尊身形搖晃,冷冷道:“我從未將牧天尊當成盟友,我與他不過是相互利用的關系。我與太帝也并非有深厚感情,我之所以嫁給他,是因為女辛氏與居余氏聯姻,有利于打壓其他種族。我與你父太初也沒有感情,我只是利用他報復太帝。至于你的兄長瑯軒,只是一個意外的產物。我與他并無半點感情。”

    昊天尊笑道:“這就是你屢屢負傷的原因。你對所有人都只存利用關系,沒有真正的盟友,別人豈敢全心全意待你。”

    宮天尊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她前世作為太古神王,今生作為天尊,位高權重,不容她低頭承認錯誤。

    昊天尊笑道:“你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造物主,自己而今已經沒有了種族,但牧天尊要開皇殺你,你是否想到了個中緣由?”

    宮天尊鎮壓住道傷,淡淡道:“他是怕我去見閬涴神王。”

    昊天尊微笑道:“那么你是否會見閬涴神王?”

    宮天尊沉默片刻,抬頭毅然道:“會!這次玄都之戰,便是我去見閬涴神王的最佳時機!我現在擁有無邊的權勢,然而我在十天尊中始終是孤家寡人,沒有盟友,因此我需要造物主,需要造物主一族的力量,也需要閬涴來輔佐我!最重要的是,我而今有了給造物主活命的本錢!”

    “更為重要的是,你內心之中還是把自己當成造物主,當成宮鋆神王!”

    昊天尊一言揭穿她的內心,冷冷道:“你從來沒有忘記造物主的榮耀,你從來沒有忘記你是太古三王,你從來都未曾放棄自己的種族。你忘不掉對太帝、太初的仇恨,那么更忘不掉自己是個造物主!而今你身受重傷,已經無法再去見閬涴。”

    宮天尊澀然道:“我需要一個盟友……”

    “錯!”

    昊天尊冷冷道:“你需要一個效忠的對象,你需要臣服!從前的你,有與我討價還價的余地,現在的你已經沒有了這個資格!歸我,拜我,我將會治愈你的傷,讓你回到巔峰,去見閬涴神王!”

    他站在宮天尊面前,伸出手來,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道:“你的造物主一族,想要在這個宇宙中活下去,便只能靠我!靠你不行,靠閬涴神王不行,靠牧天尊更不行!我能讓你重新回到神王的榮耀,讓你們造物主尋回過去的榮光!跪下,拜我,親吻我的手背,我將會拉你從沉淪中起來!”

    宮天尊看著他伸出來的手掌,又隱隱約約看到他背后的那個影子,卻還是看不分明那個影子的模樣。

    她的目光黯淡下來。

    天河上,小船中,秦牧、屠夫、哲華黎和田蜀哈哈大笑,放浪形骸,每個人都提著一壇酒,笑得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來。

    “陰天子!”

    田蜀笑得鼻孔和眼睛里噴著酒水,氣喘吁吁道:“這廝建立冥都,冥都里到處都是土伯的雕像,還有土伯的臉被他刻成圖騰,畫得哪兒都是!”

    秦牧笑得喘不過氣來:“他每次見到帝譯月都是夾著尾巴便跑,還口口聲聲說不怕她!他從龍漢初年開始就是小白臉!他的冥都天門還是帝譯月幫他完成的,這廝舔著臉討好巴結帝譯月,在新婚之夜便把帝譯月暗算了,還是背后捅的!”

    “聽說他還仗著臉白暗算了天陰娘娘!”

    屠夫笑得喘不過氣來,聲音如雷道:“有人還說他是宮里的娘娘的面首,不會是昊天尊昊娘娘罷?”

    哲華黎鼻孔噴出兩道酒箭,笑得屁滾尿流:“殺豬的,你沒看到陰天子那損樣,你看你看,他的臉又白了,還在裝作看歌舞哩!”

    小船向冥都天門接近,四人的笑聲更大了,不住地往陰天子那邊瞄。洛無雙還是老成,不習慣這種場合,并未參與其中。

    陰天子手托著下巴,側身看著天門前的歌舞,耳邊秦牧等人的哄笑聲傳來,說的都是他的糗事,有的沒的,各種惡心事都往他頭上堆。

    “你沒看到在冥都時,我砍掉他的腦袋的情形!”

    田蜀笑道:“我就是在冥都天門下把他的腦袋砍了,一刀的事兒!這廝本領低,不靠著昊娘娘,他能活到現在?”

    啪!

    陰天子臉上的笑容僵硬,另一只手已經將寶座扶手捏得粉碎。

    “噤聲,好歹在他的冥都大軍面前給他留點面子。”

    秦牧笑得噴淚,氣喘吁吁道:“你沒看到他在太虛之地中,見到我哥哥時的場面,那個叫丟人!我殺他兒子,殺他愛妻,我還當著天庭四大天師四大天王的面,把他打得屁滾尿流……”

    “住口!”

    陰天子再也忍耐不住,霍然起身,聲音凄厲,厲聲道:“牧天尊,給你臉了?實不相瞞,我奉昊天尊之名前來阻你上玄都,你若是執意要去,今日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哲華黎吭哧笑道:“昊天尊?是昊娘娘吧?”

    小船上四人哄堂大笑,笑得打跌,即便是不茍言笑的洛無雙,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

    “你們放肆!”

    陰天子再也忍耐不住,騰空而起,衣衫獵獵,大紅袍飛揚,身后漂浮四大天宮,冥都天門偉岸巍峨,門戶中也浮現出四座天宮,合計八座天宮,向小船上的五人碾壓而來,厲聲道:“今日送你們五個混賬東西歸西!”

    他當著北天冥都大軍的面,凌空碾壓,要在自己的軍隊面前樹立起自己的威信威嚴,他并非是靠他人的力量登上冥都的黑帝之位,而是憑借自己的真本事!

    他在天庭中雖然不是天尊,但也是八座天宮的小天尊!

    陰天子威勢滔天,還未來到小船上,突然小船上五人神色一整,變得無比肅然,五人身形交錯,只一瞬間,刀開三十重虛空!

    嗤——

    一口神刀凌空斬下,陰天子斷首,斷身,身后天宮裂開,冥都天門也轟然被劈成兩半!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