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牧神記 > 第一五三三章 助你成道
    崖壁上的道紋陣列,秦牧為了盡量顯得高深莫測,于是以鴻蒙元氣符文為核心,輔以五太變化,再糅合各種大道的道紋。

    他的底蘊不足,因此抄錄了彌羅宮主人的道紋中的許多片段,加以改變,混淆這九人的視聽。

    但即便如此,一晚的時間,昊天尊、曉天尊他們也摸索到極深的領域。

    秦牧細細整理七大天尊兩尊古神一晚的領悟,發現這九人各有擅長。

    虛天尊已經摸索到魔道向太極之道轉變的門檻,祖神王摸索到天道向太極之道轉變的邊緣,對秦牧來說都有很大的啟迪。

    瑯軒神皇則從道紋陣列中看到了太初之道,留下了自己許多見解,有些見解是秦牧也未曾領悟到的,展現出非凡的資質悟性。

    太陽古神參悟的東西是太極衍變之道,甚至接觸到太極衍變逆推太素之道,而太素則從中參悟出太素之道逆證太始,衍變太極的道理。

    曉天尊揣摩出的方向則是一炁與神識結合演化太初,以及零星的太始太初互換。

    昊天尊也差不多揣摩到這一步。

    “這九人的才智非凡,一晚上便能參悟出這么多東西。他們恐怕還藏私了,傳授給江云間的,只是無關緊要的部分,藏下了他們認為最重要的部分。”

    秦牧不禁贊嘆:“真想將他們關押在這里,讓他們日夜參悟,替我推演出彌羅宮道紋的一切秘密。”

    即便七位天尊和兩位古神都藏私了,未曾將自己參悟所得都傳授給江云間,但也給秦牧以很大的啟迪,讓他參悟出更多的東西。

    秦牧正要靜下心來,細細的整理一番,突然江云間面色慌張的趕來,急促道:“義父,曉天尊又回來了!”

    秦牧臉色微變,江云間取出一張紙,道:“曉天尊讓我把這幅畫交給太易!”

    秦牧接過來看去,只見紙上畫的是一艘金船。

    “還是露出馬腳了。”

    秦牧長長吸了口氣,為了顯現出太易的威嚴,讓這些人不敢懷疑,因此他將渡世金船上的一座金殿搬下來作為太易的宮殿。

    金殿中有混沌之氣,可以蒙蔽曉天尊、昊天尊等人的神眼,讓他們無法看清秦牧的樣貌,從而無法發現這個太易是秦牧變化的。

    然而唯一的破綻,就在于太陽古神曾經登上金船!

    想來,馬腳就出現在此。

    “曉天尊身邊還有誰?”他詢問道。

    江云間道:“沒有其他人,只有曉天尊一人。”

    秦牧眼中精光閃動,沉聲道:“云間,請他來這里!”

    江云間心中一驚,低聲道:“義父……”

    “去吧!我自有打算。”

    江云間只得匆匆離去。

    不久之后,曉天尊施施然走來,走到秦牧身邊,仰頭看著崖壁上的石刻,過了片刻,笑道:“牧天尊昨晚好不嚇人,一席話連哄帶騙,差點便騙過我,比太極古神的騙術更加高明。這么說來,太易并不在這里。”

    秦牧悠然道:“太易神龍見首不見尾,連我也不知他身在何處,因此只好出此下策。沒有嚇到道兄罷?”

    “還好,還好。”

    曉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其實,太易是遇到兇險了吧?甚至有可能已經死了!”

    秦牧挑了挑眉毛。

    “倘若太易安然無恙,你完全無需大費周章,甚至冒著被我們拆穿的危險,只需要告訴我們一聲太易不在,我們還能拿你怎么樣不成?礙于太易這個成道者,我們不敢動你。”

    曉天尊微笑道:“正是因為太易遇到了難以想象的兇險,甚至可能是死亡,所以你才會不惜毛冒著這么大的危險,也要偽裝成太易!你的目的不是過一把癮,而是為了保護這片圣地,保護延康。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

    秦牧微笑道:“但是要付出代價。”

    曉天尊笑道:“這世上任何好東西,都要付出代價。當年我助你保下延康,你也付出了代價。現在也是如此。牧天尊,你始終無法逃出我的五指山。”

    秦牧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你可以營救凌天尊,但是我們需要聯手。”

    曉天尊淡淡道:“你營救凌天尊之時,便是太帝死亡之時,也是我收回肉身之時。這一點,你明白嗎?”

    秦牧緩緩點頭:“我明白。”

    曉天尊笑道:“朕有容人之量。無論是你,還是開皇,或是月天尊、凌天尊,朕都可以容忍你們,甚至許給你們以權勢地位,只要你們不再變法,不再嘗試反抗。火天尊便做得很好,你能明白嗎?”

    秦牧道:“微臣明白,開皇也會明白的。”

    曉天尊笑道:“功成之日,朕不會虧待你。”

    “謝陛下恩典。”

    曉天尊哈哈大笑,轉身離去,悠然道:“延康劫時,你斗不過我,現在也是如此。你準備營救凌天尊時,提前通知我,不要再自作主張了。朕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恭送陛下。”

    秦牧目送他遠去,露出笑容,低聲道:“有曉天尊相助,營救凌天尊,穩了。營救云天尊,也穩了。”

    他長舒一口氣,從未像現在這樣輕松過。

    “曉天尊,并非是你老了,而是我長大了。”

    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低聲道:“從前我弱小,任你拿捏,而現在我已經成長到可以與你分庭抗禮的程度了。你想拿捏我,可惜你已經拿捏不動了,當心自己頭破血流。”

    太陽古神在十萬圣山外等候,過了不久,曉天尊走出圣山,太陽古神急忙迎上前去,低聲道:“道兄,與牧天尊談得如何?”

    “很順利。”

    曉天尊微微一笑,道:“牧天尊很是識趣,他也不得不識趣。因為他的最大靠山已經倒了,這世上他只能依靠我。他還是野心勃勃,在解救凌天尊時,他必會有所動作。不過我會讓他知道,他的任何動作都是徒勞無功。”

    他流露出強大的自信,仿佛當年那個一統天下,掌管宇宙乾坤的天帝太初又回來了:“當我奪回肉身,吞噬了太帝的元神,殺到終極虛空吞噬太帝的道樹之時,我就是這個世界最為強大的存在,無敵的存在!就算是所有的天尊聯手,包括秦天尊、牧天尊、月天尊、凌天尊,也統統不是我的對手!”

    太陽古神舒了口氣,笑道:“我在這里提前恭喜道兄。”

    曉天尊哈哈大笑:“當我滅掉彼岸虛空,滅掉所有造物主之時,成道對我來說,便再簡單不過!而那時,你們兄妹二人,也可以成道!”

    太陽古神露出憧憬之色。

    圣山中,秦牧依舊在參悟彌羅宮主人的道紋,心神沉寂在其中,他對這道紋研究得越深,便越發有一種敬畏之感,彌羅宮主人的才學實在太深厚了。

    僅憑這一個道紋,他便無愧十七個宇宙的第一人!

    只是短時間內秦牧還是難以領悟出道紋的變化,只是讓自己的鴻蒙一指的威力更強一些。

    他起身來到渡世金船上,只見金船里瞎子、司婆婆等人還在進進出出,搜尋每一座金殿。

    “牧兒,這艘船里面有很多秘密。”

    司婆婆見他來了,連忙道:“船里可以時不時看到這艘船的主人!我們探索金殿時,便不時遇到他!”

    秦牧道:“這艘船是彌羅宮主人鍛造出來,用以渡世的,他在船上浸潤了太多的心血,所以他的身影烙印在船中,偶爾會出現歷史的回光。”

    司婆婆搖頭道:“有時候不太像是歷史的回光。偶爾我們還會看到真正的彌羅宮主人,我們還曾與他說過話呢!”

    秦牧詫異,搖頭道:“彌羅宮主人已經死了,你們遇到的肯定是歷史的回光返照。至于與他說話,那多半是這艘船在搗鬼。這艘船是有靈的。”

    瞎子面色凝重,道:“牧兒,這艘船的確有古怪。我們見到的,也絕非是歷史的回光,肯定是真正的彌羅宮主人!我帶你去看看!”

    秦牧搖頭失笑,跟上他的腳步,瞎子推開一座大殿的門戶,道:“我們便是在這里遇到彌羅宮主人,他還指點我們修行……咦!”

    他露出迷茫之色,只見這座大殿內部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人。

    瞎子納悶,道:“這里先前是有人的!很多人都看到了!”

    司婆婆、魏隨風、幽溟太子等人紛紛點頭,異口同聲道:“我們都看到了!”

    秦牧笑道:“你們修為淺薄,估計是彌羅宮主人太強,烙印太真實,影響到了你們,讓你們把歷史的回光當成了現實。不必大驚小怪,等你們修煉到我這等層次,便可以看破這一切了。”

    眾人勃然大怒,卻無可奈何。

    現在秦牧的確有資格說他們修為淺薄。

    秦牧把他們送下船去,然而金船死活不肯放他們下船,秦牧苦口婆心,對著這艘金船竊竊私語,勸說了良久,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終于讓這艘船愿意放他們下來。

    眾人看到他對這艘船嘀嘀咕咕,說個不停,不禁面面相覷。

    “牧兒壓力太大,多半是瘋魔了。”

    司婆婆很是心疼:“該讓他找個伴了……”

    秦牧將眾人送出金船,乘著金船駛離十萬圣山,心道:“彌羅宮主人的烙印真的這么強,可以讓魏隨風幽溟太子這等帝座境界的存在也判斷失誤?嗯,他們的眼力遠不如我,多半無法分辨烙印和真實的區別……”

    渡世金船駛出圣山,突然秦牧無意中瞥見一座金殿中有一個身影閃過,不由心頭一跳。

    “是烙印嗎?”

    他心里直打鼓,前去搜尋,卻沒能尋到。

    “不管他,先去無憂鄉見開皇和月天尊!”

    兩個月后,金船來到無憂鄉,這一路走來,秦牧的確發現這艘船上好像不止他一人,他時不時的看到有其他身影閃過。

    然而等到他去尋時,卻始終沒有尋到。

    這身影,像是鬼船上的羽林軍幽靈一般,注視時便會化作虛無,即便他催動物質不易神通,也無法將那身影定住。

    開皇迎上前來,秦牧摒棄雜念,迎上前去,笑道:“開皇,我來助你成道!”

    開皇落在船上,打量這艘金船,道:“我離成道還差一些。沒有斬神臺,我的道境始終難以再進一步。而祖庭斬神臺被嬙天妃掌控,我去過她那里,斬神臺被她帶走,絕了我的成道之路……你這艘船上有其他人!”

    秦牧心頭一跳,急忙看去,卻沒有看到什么人,笑道:“嬙天妃,已經被我殺了。我不僅帶來了斬神臺,還帶來了斬神玄刀,足以讓你道境圓滿!”
102独家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