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小說 > 娛樂春秋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想報仇嗎


    石磊墓前,眾人祭拜完畢,玉麟久久站在墓前不語,薛牧陪著站在一邊。

    冷青石道:“你居然真的親自為石磊立碑……還知己?”

    薛牧淡淡道:“有何不可?”

    “我們在京,收到消息。玉麟要來拜祭,我們都說肯定棄尸荒野了,七玄谷怎么可能為叛徒立碑?不挫骨揚灰就不錯了。玉麟說,不,肯定有墓,薛牧會立的。”冷青石嘆道:“你們這才叫知己。”

    薛牧看著玉麟的背影不說話。

    冷青石欲言又止,這件事他自然門也參與了,立場十分尷尬。

    無咎寺年輕和尚沖著薛牧喧了聲佛號:“薛總管,小僧有禮。”

    薛牧點點頭:“法明大師有禮。尊師可好?”

    無咎寺法明,元鐘嫡傳,早前潛龍十杰位列第五,后來新秀譜第三期榜上有名。鷺州大疫時一直在疫區奔走,和薛牧沒見面。但后來參與正魔之巔比武,是被岳小嬋一穿五的其中之一,有過一面之緣。

    “能吃能睡。”法明道:“家師總念叨,想邀薛總管去鷺州重游。”

    “呵呵。”薛牧失笑道:“古有葉公好龍,今有元鐘好牧。”

    法明聽不懂葉公好龍,認真道:“家師不好男風。”

    “……”薛牧沒有玩笑的心情,轉移道:“看不出你們兩個和石磊交情也不錯?”

    “總歸是當年潛龍之爭,有過競爭有過交情,兔死狐悲。玉麟既然要來拜祭,我們都在左右,自然一起來。”

    “就不怕被七玄谷視為叛黨同伙,從此交惡?”

    “呃……”法明撓撓光頭:“私歸私,貧僧覺得莫谷主也不是小氣之人。”

    冷青石苦笑道:“家父本來就是叛黨同伙,也不在乎多一層了。”

    薛牧道:“你父親做事,原本一直讓我覺得很奇怪,既不應該是正道魁首該做的事,又不像是潘寇之失了底線,左右不靠。可這次七玄之變,我卻忽然理解了不少。”

    “哦?”冷青石奇道:“愿聞其詳。”

    “作為正道普通人,可以行俠仗義想怎么做怎么做,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而作為一宗之主,首要考慮的是宗門勢力的發展,無論是爭鼎,還是奪嫡,還是兵進沂州,還是在其他宗門內爭時扶持親善勢力……從頭到尾,冷竹做的只是一位宗主該做的事情。云千荒也是一樣的,因為第一個失鼎的是心意宗,才導致云千荒和冷竹活躍,換了是其他位置的鼎,活躍的說不定就是問天是元鐘,誰知道呢?”

    冷青石行了一禮:“感謝薛總管的理解。”

    法明也沒有抗辯,他也不敢說隔壁失鼎的話自家到底爭不爭。

    就連玉麟也不敢說,如果玄天宗做主的是自己,這次會不會來幫石磊。無論如何,因為他的私交關系,向來注重正統的玄天宗這次已經沒有幫正統了……

    薛牧踱到玉麟身邊,和他并肩站了一陣子,低聲道:“有沒有怪我不給石磊留條命?”

    玉麟淡淡道:“沒有。若是石磊得勝,他也不會留莫谷主或者祝辰瑤的命,他向來比我果決,不會留下這種后患。你也一樣。”

    薛牧沉默。

    玉麟又道:“石磊寡言,我和他行走江湖,都是我在人前說話,人們都以為我倆之間是我說了算,其實關鍵處從來是我聽他的。”

    “嗯,看得出來。”

    “我唯一沒聽他的就是這一回,他想讓我出手……這種宗門大事,我做不了主,沒有來……最終便是永訣。”

    “如果你做得了主,你會來?”

    “我不知道……”玉麟有些迷茫地看著墓碑:“我知道他這么做不對,但是……至少我不想怪他。”

    “連我都沒怪他,何況于你。”

    “所以你給他立碑,親自提名,七玄谷看你面上不會去拆?”

    “是。”薛牧頓了頓,又道:“其實主要是,我不想你怨我。”

    玉麟終于轉頭看了他一眼。

    薛牧又道:“我薛牧在此世,女朋友多,男性朋友只有你一個,不想失去。”

    玉麟忍不住笑了一下:“可真是榮幸。”

    薛牧問道:“想報仇嗎?”

    “算了。”玉麟嘆了口氣:“這事情你本就占了大義,既然把我當唯一的朋友,這仇我怎么報得下去。”

    “我什么時候說是找我報仇了?”薛牧翻了個白眼:“你以為石家叔侄自己的實力,足夠搞出這么一場叛局?”

    玉麟瞇起了眼睛。

    “你和石磊知交,想必心里清楚他一直藏了叛意,所以沒想太多,以為這場變故理所當然。但仔細想想就該知道,論跡不論心,想叛不代表會叛,他們實力不足以生叛。沒有外力介入挑撥,很可能一家子憋到玄孫子都叛不起來。”

    “皇帝?”

    “當然。慶典之上,你看不出來?”

    “這個皇帝……”玉麟緊緊捏著拳頭:“是不想活了……”

    別說玉麟多仁義,終究是頂尖宗門嫡傳的武者,這種出身面對皇帝就是個狂徒。石磊之死對于他這種至交來說實是傷心無比,但大義壓著,實在無法對薛牧或者七玄谷的人發脾氣,這回找到了仇恨轉移點,火頭一下就冒了起來。

    冷青石和法明對視一眼,都不知說什么才好。

    “你別激動。”反而是薛牧勸道:“這個皇帝最讓人頭痛的是,很多實力隱藏在水底,逼一下就冒出來一點,比如申屠罪……我實在不知道他還藏了多少,始終不敢徹底撕破臉皮。”

    玉麟道:“世上洞虛者有數,他還能藏多少?”

    “誰也無法確定世上還有沒有隱藏的洞虛者,這是其一。就算沒有,他也有其他的局……”薛牧轉向冷青石:“自然門在沂州占地盤,也受到很大的阻力吧?”

    冷青石也瞇起了眼睛。

    自然門背負著刺殺沂州黃總督的嫌疑,結果朝廷拖啊拖,拖到最后黃總督病愈了……

    被自然門“謀刺”過的黃總督對自然門當然是“仇恨至極”,在沂州境內組織號召各方勢力對自然門進行了強力的排斥。早前自然門和姬青原的協議里,自然門就是不能進駐沂州的,大義不在手,自然門身為正道又沒辦法像魔門一樣強行殺人滅派去占地盤,搞得很是被動。

    沂州勢力重新洗牌之后,基本形成了三足鼎立格局,一是舉步維艱的自然門,二是在朝廷與黃總督力挺之下的次級大宗滄瀾宗,三是……從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宗門莫名其妙地一步一步打出一片天的猛虎門,都不知哪來的背靠資源。

    “如果薛某沒有猜錯,黃總督壓根就沒遇過刺,他本身就是姬無憂的人。當初遇刺就是一場戲,既氣得姬青原癱瘓,又挑得你我兩家成仇。然后呢,所謂朝堂黨爭導致拖著沒換人,當然也是有意的了。”薛牧笑笑:“這位新皇厲害著呢。”

    冷青石忍不住道:“你也不差,猛虎門是你的人吧。”

    薛牧笑道:“猛虎門出身靈州,又沒遮掩過。是你們自己一開始沒把區區猛虎門放在眼里。”

    冷青石蛋疼地咧了咧嘴,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位皇帝的力量是慢慢展現的,想要提前看見,需要逼出來。”薛牧笑道:“諸位可愿意和我合作再逼他一回?”

    玉麟沉聲道:“怎么逼?”

    “哦,靈州在搞武者榮耀團體賽,本城主誠邀諸位正道大宗一起參加,諸位意下如何?”

102独家一尾中特